一六中文网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九百零三章 看过剧本的剑鞘姑娘

第九百零三章 看过剧本的剑鞘姑娘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仙王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这个时候卓异方才意识到,他们好像被金老板给坑了……之前,金店长反复强调桃木剑的最初来历是自己和女友的定情信物,有关剑鞘孕育器灵的事儿,金店长一概避而不谈。

    卓异原以为只是“定情信物”的缘故,所以金店长才对这把桃木剑的印象尤为深刻,毕竟这都已经是十年前的事儿了……

    可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敢情这店长是在“金屋藏娇”呢!

    一时间屋子里陷入了沉默。

    大约十几分钟过后,一个披着“电玩一号”鲁班皮肤的白发少女推门而入。

    王令最终还是见到了这位剑鞘姑娘,这姑娘摘下自己的帽子,眼神中空洞无光,头顶上那根如利剑般雪白的呆毛直接竖起。乍看之下,王令觉得和惊柯确实是有夫妻相……她大约有十五岁的样子,比惊柯看着要大一些,发育的还算完好,该有的地方都有,并且尺寸合适。

    “老爹,我可告诉你哦!我只给你10分钟的时间!你答应给我买的游戏碟子,不许反悔!”

    一进门,少女板着脸,随便抽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然后抱着臂盯着面前的人。

    她的目光逐一扫过二狗子、方醒、卓异、最终将目光定格在王令身上,观察了一会儿后,方才点点头:“难怪今年老爹驱魔大会进行的这么顺利,这几个货色的确要比去年那几个强上不少。”

    货色……

    方醒的额角明显抽搐了下。

    叫他货色,也就罢了……竟然也敢这么叫王令?

    卓异擦了擦汗,觉得这位剑鞘姑娘的脾气着实是火爆不已。

    “好强的灵能。”二狗子心中暗自腹诽。

    金店长倒是没有框他们,这姑娘确实是器灵,器灵的灵能结构比较特殊,二狗子可以感受的出来。不过像这样一直维系着人形状态的器灵,二狗子自认自己还是头一回见到,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器灵更愿意待在本体里。

    因为器灵在显化人形的状态下,会大量消耗体内的灵能。

    然而这位剑鞘姑娘似乎完全不在乎这点,又或者说她的人形状态,似乎没有灵能方面的限制。

    这又是怎么回事?

    二狗子觉得很疑惑。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我的女儿,金白鞘……”金店长一边擦汗一边介绍,似乎对自己的这位女儿很无奈。

    然而剑鞘姑娘却皱了皱眉头,似乎对金店长的这番介绍十分不满:“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姓金,我就叫白鞘。老爹,请你摆正你的位置,不要随便给我加姓氏。我叫你老爹,还是因为契约上你签的名字就是老爹。”

    众人:“……”

    “……”

    这番话怼的金店长有些哑口无言。

    众人沉默半晌后,还是卓异率先打破了沉寂:“以白鞘姑娘战力,若白鞘姑娘参与驱魔大会,一定会帮金店长拿下名次。”

    这是实话,也是传说中的吹嘘……毕竟是头一回见面,在卓异的认知里,说一些让人舒服的漂亮话还是有必要的。

    然而这位白鞘姑娘却并不买账,她盯着卓异,呵呵一笑:“以我的实力收拾那些低阶魔鬼自然是轻而易举,不过那群魔鬼,也不配本小姐动手。倒是你,我知道,你叫卓异对吧?最近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那个?”

    卓异一喜;“姑娘认识我?”

    “当然认识,捡漏王嘛。”

    “……”

    “你骗得了别人,却框不了我。”白鞘盯着卓异,哼哼一笑:“不过我也懒得揭穿你的小把戏,井水不犯河水,揭穿你对我也没好处。你现在粉丝也有不少,要是我在网上揭穿你,还会被人喷。”

    卓异:“……”

    第二番话,怼的卓异也陷入沉默了。

    二狗子看不下去了,这姑娘毒舌的厉害。

    它觉得作为一只忠犬,是时候展现自己在人间学习积累的文学功底了。

    不就是怼人么,谁不会啊!

    然而还没开口,白鞘便盯着二狗子:“你就是六年前的那只妖王吧?刚刚掉下来没多久就被一拳打穿了肚子,结果现在变成了一只灵狗,妖不像妖、狗不像狗的。自以为在人界学了点人类的文化也想在这里造次?魃魈魁鬾魑魅魍魉、茕茕孑立沆瀣一气、踽踽独行醍醐灌顶,你连《生僻字》这首歌你都不会唱吧?”

    “你……”

    二狗子哭了,陷入了自闭。

    怼完了第三个,白鞘紧接着将目光转向了方醒:“你倒是有点本事,不过和本小姐相比还差一些。我知道你,蛇皮真仙的儿子?女儿?果真是生儿育女啊!”

    卓异、二狗子、方醒都呆住了。

    这姑娘,莫非是就是传说中看过剧本的女人?

    最后,白鞘的目光又转到了王令身上;“别以为你长得一副小白脸、死鱼眼凶巴巴的模样我就不敢怼你。装着一副很弱的样子、摆着一副面瘫脸给谁看呀?你自己有多少实力自己没有逼数?有实力的人都去拯救世界了,就你还在高中读书!”

    王令:“……”

    “别人都说你抄齐木楠雄,你怎么不去染个粉发把棒棒糖插头上啊?自己小时候弄了个符篆在身上了不起啊?封印三千天道给谁看呢?有本事把世界毁灭掉啊!别狡辩哈!虽然我对你不是特别了解,但人言可畏啊!出生坐过婴儿车!你就是抄的别人设定还不承认?”

    王令:“……”

    “高中读书就算了,全书台词都没有几句。你明明会开口说话,非要搞什么传音,显得自己很低调的样子。会三千大道了不起啊?会修真了不起啊?全能了不起啊?你就是个闷骚窥屏男,就喜欢在幕后搞事情。发省略号了不起啊,我也会发!”

    王令:“……”

    “不行了……欺人太甚!”

    二狗子忍不住了,狗爪子一拍,同时目光盯着金店长:“我……我能打你女儿吗?!”

    金店长露出苦涩的微笑:“诸位请便……”

    话音刚落,方醒、卓异、二狗子全部扑了上去。

    “三个臭鱼烂虾也配和我打?”

    白鞘冷笑了一声,她头顶上那根呆毛在此刻闪闪发光,化成了一道光鞭,横扫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