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大明春色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染的桥(2)

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染的桥(2)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大明春色最新章节!

    靳石头伸手,在地上那人的眼帘上抹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循着伤兵面对的方向,也看了一眼天边的太阳。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道:“右翼都督佥事陈文将军,被平安阵斩了!”

    王百户的声音道:“闭嘴!”

    前方已传来宏大的脚步声,听声音就知道,官军大股步军压上来了。照之前武将们的议论,正南边上来的人,应该是官军大将何福的人马。

    靳石头被弥漫在空气中的硝烟味呛得“咳咳”咳嗽了两声,周围的士卒们也跟着咳了起来,但没有人说一句话,气氛十分沉闷诡异。靳石头瞪着眼睛,吞了一口口水,侧耳听着远处的脚步声和鼓声。

    王百户喊道:“准备迎战!”

    ……

    缓缓的山坡上长满了松柏,饶是在冬月间,也是一片绿荫。树林边缘,朱高煦骑着马慢慢走了出来,身边的张武、王斌、韦达、鸡儿等人也随后靠近。

    远处的炮响、马蹄声仿佛天边的闷雷,偏偏太阳却挂在半空。

    朱高煦看着空气中流动的薄雾,视线已经比较清楚了。今天早上的雾特别大,就算在半个时辰前,也只能看见几步之遥的地方。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任何人能发现大雾的树林中、朱高煦的一万多步骑。

    陈大锤的声音道:“禀王爷,斥候刚刚来报,平安军在西侧,击溃了陈文的人马,已将陈文阵斩!”

    朱高煦点点头,回顾左右道:“先前雾太大了,弄不清楚战场上啥情况。现在咱们就去干平安,定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众将纷纷道:“王爷英明!”

    朱高煦道:“平安失算在没派人察探这片树林……不过,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一片林子,雾太大了,真是天公助我!”

    他接着又道:“王斌的人马跟着我,位于中间;张武在左翼;鸡儿在右翼。韦达领步军尾随过来。咱们侧击平安!”

    众将纷纷抱拳道:“末将等得令!”

    朱高煦道:“各回各部,出发!”

    众人领命调马而去。朱高煦等了一会儿,转头看时,林子里的骑兵正在陆续翻身上马,大伙儿站在这地方已经很久了。

    他先检查了一下系在下颔的绳子,拉扯了一下身上的厚实扎甲,便提起了樱枪,喊道:“出林子!”

    朱高煦一马当下冲出树林,接着无数铁骑陆续出现在了树林外。大片人马从缓坡上下来,弥漫到田野上,仿佛山洪流动。

    写着“高阳王”的大旗在空中飘荡,一片红色三角旗在飞舞,马蹄逐渐加快了脚步,向远处的战场涌了过去。

    战场上的喧嚣越来越大,周围的马蹄轰鸣也愈急。薄雾飘散,朱高煦部的兵锋直指一片官军步阵的侧后翼!

    官军大片步兵已陆续停止了前进,许多人正转身向这边眺望。

    这时,一股官军骑兵从大阵前面调头过来了,正在聚集人马。他们显然是想掩护步营,临时从前方下来,十分仓促的样子。

    朱高煦此时骑兵就有近万骑!他根本不虚平安的那股马队,当下便举起樱枪大喊道:“杀!”

    田野上万马奔腾!大地都在颤栗,黑压压的马兵逐渐蚕食着中间剩下的空地。

    就在这时,官军步营前方的那股马兵竟然调头而奔……

    朱高煦定睛一看,恰好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个比所有人都壮实的大汉,不是平安是谁?那厮正向南边走,马屁|股对着朱高煦这边,跑得非常之利索!

    平安果然狡猾,几次在形势处于逆势时都能跑掉;但他手里却有大量步军。朱高煦暗骂一声,老子看你的步兵怎么跑!

    “砰砰砰……”四下里火铳零星响起,白烟像人海中的白色浪花一样。北军骑兵冲其侧后,火铳不能成排齐射,射程又近,此时响一通作用并不大。

    陈大锤忽然猛踢马腹,挡在了朱高煦前面,率先冲进敌阵,一枪刺死了一个步卒,周围的步卒纷纷避让。

    朱高煦冲进去,见几个步兵正端着长枪寻机刺|击,便将手里的樱枪投掷过去,听见“啊”地一声惨叫,一个士卒仰面摔倒。朱高煦此时已抽出了长柄刀,一刀拍开一枝长枪,挥起一刀,便听见“嚓”地一声,刀口上的血被甩了起来。

    无数铁骑冲进了敌阵,好几个方阵大乱,骑兵在人群之间左冲右突,朱高煦身边的骑兵纵队首先杀开了一条长长的血路!

    “砰砰……”几声,朱高煦便见附近的一骑从马背上摔了下去,刀也扔到了空中。他踢马上去,一刀一个,对着那几个拿火铳的士卒劈砍,马头上全是血,朱高煦的手上感觉到了颅骨裂开的声音。

    朱高煦的精骑从官军侧后方斜冲过去,贯阵而出,便如切下了一个边角一样,将一部官军分割开。他冲出敌营,转头看时,张武的马兵也从侧面横击,一股精骑将官军这片大阵拦腰斩断!

    北军一击之下,这片步营已被分割为三部分!然而官军步军精锐善战,被分割撕开之后,还是没有崩溃。藩骑在官军正后方,拿着弯刀也在劈砍,周围杀声震天。

    官军正面的邱福部步军,也开始反击了。前方明晃晃的刀枪挥舞,人声鼎沸。

    就在这时,朱高煦见一股官军马队从东边绕过来,飞奔而至……人马之中,平安宽壮的身影若隐若现。那厮等朱高煦冲阵之后、锐气稍减,方才杀了上来!

    朱高煦也不回避,喊道:“传令藩骑,马上去平安马队侧面,掠射其军。”

    “得令!”

    朱高煦遂把左手从长柄双手刀上放开,将腰间的雁翎刀抽了出来,双手各拿着一长一短的兵器,喊道:“王斌部,跟着我亲兵人马,杀!”

    两军愈来愈近,平安的声音大喊道:“高阳王,你又阴了哥哥一把,记住这笔账!”

    朱高煦只觉得好笑,这厮被自己干了个措手不及,还哼哼得出来,心态挺好的样子。他便喊道:“平安,你那点骑兵别打了,投降罢!”

    两军很快便短兵相接,朱高煦没寻见平安,砍翻两骑,冲进官军马队纵深。北军骑兵人多,纵深也大,后续的人马涌上来,官军马队陷入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