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重生九零小辣椒 > 第219章林敏受伤

第219章林敏受伤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重生九零小辣椒最新章节!

    第219章林敏受伤

    只听砰一声。

    林敏的额头撞到了墙壁,瞬间渗出了血。

    顾景川神色皱变,急的大喊,“小敏!”

    正要往外冲的高铮,看到被他甩出去的女孩,明显也是一怔。

    在他愣神之际,门口的护士和赶来的医生将他制止住,又送回了病房。

    “小敏,你没事吧?”顾景川担忧的快步过去,因为腿没好利落,无法正常下蹲,他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急的去摸林敏额头的伤口。

    “小顾,别动,我来处理。”高岚心累无比,看着林敏的额头,一脸愧疚,“小林,不好意思。”

    林敏摇了摇头,“没事。”

    高岚冲护士吩咐,“小王,准备处理伤口的东西。”

    “好。”

    林敏被高岚带出了病房,高铮这边,专业的戒毒人员过来,打算再次给他使用镇定剂。

    林敏看到医生行色匆匆的进去,有人禁锢着床上的男人,有人端着托盘,她知道他们又要给他打针了。

    她向高岚说道,“高医生,可否别打针,我一会过来给他扎针。”

    “行吗?”高岚脸色凝重,疑惑的看着她。

    林敏说道,“扎针可以缓解,老打镇定对身体不好。”

    镇定剂对人的大脑会有损伤,另外那种东西,打多了也会产生抗药性。

    “好。”

    高岚冲病房里吩咐了一声。

    顾景川陪着林敏,和高岚一起去了医务室,护士已经准备好了纱布和消毒的药水。

    林敏只是磕破了皮,情况不严重,高岚动作熟练的给她包扎好,贴了胶布。

    顾景川握着林敏的手,心疼的看着她,“疼不疼?”

    “没事。”林敏笑着摇头,调侃道,“两边都磕过,左右对称了。”

    她和顾景川的新婚之夜,磕破的是右边,今天又磕了左边额头。

    她这额头,还挺坎坷的。

    她随口一句话,顾景川的心更难受了,握着她的手,唇瓣紧抿着,愧疚的不知该说什么。

    处理好了伤口,林敏从椅子上起身,“景川,你先回病房休息,我和高医生再过去看看。”

    “对了,高医生,打发个护士陪景川上去,顺便把我银针的包拿下来。”

    林敏刚才这么一嗑,脑袋多少有点懵,不敢多加运动,怕头晕。

    “好。”

    顾景川不愿离开,想陪着她,“一会一起走。”

    林敏拒绝,“不行,你在这我会分心。”

    刚才顾景川被高铮如此大力的推搡,她看着都心惊胆战。

    她身体皮实,摔了顶多受点皮肉伤。

    那顾景川现在身子骨可脆弱着,绝对不能磕磕碰碰。

    骨头要是磕着碰着,后果不堪设想。

    高岚也说道,“小顾,回去休息吧,你过来也有一会了,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小林的。”

    顾景川看了眼林敏,眼神满是不舍,他犹豫了片刻,“好。”

    顾景川随护士一同离开,回了病房。

    片刻之后,护士提着林敏的医药包下了楼。

    林敏随高岚一同再次去了高铮的病房。

    病房里有两个专业戒毒人员,已经将高铮控制好,他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双手被绑在床上。

    他的身体哆嗦着,像是很冷似的。

    林敏前世见过戒毒所的人发作起来有多可怕,也见识过戒毒人员对于毒瘾严重的患者有多狠。

    此时,她看着高铮,心里很不好受。

    对于那些恶毒的犯罪分子,更是打心底痛恨。

    “两位同志,高同志体内到底有多少毒?为何这么久还没戒掉?”林敏很疑惑,按理说专业的医师都守着,不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

    医师面色凝重的介绍,“高铮同志不但被注射了大量的吗啡,还有过量的可卡因,以及我们没检测出来的毒素,总之很多种毒素一起使用的,因为他的身体又有枪伤,高同志的意志力削减,我们又无法给他太多的药物干预,所以……”

    其实像他这种情况,能抗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听说你是中医大夫,中医方面可否有什么有效的方法?”医师看着林敏问道。

    如今这样的情况,他们也将希望都寄托在了林敏身上。

    高铮的身份在那摆着,治疗效果不好,他们压力山大。

    林敏回道,“我可以给他针灸,先让他平静下来。”

    “小钟,让小林大夫试试吧。”高岚怕戒毒所的医师不同意,补充了一句。

    “高医生,你觉得有把握,就试吧。”

    戒毒所的两位医师也很头疼,高铮有伤在身,他们不敢对他太过粗鲁,用药也需谨慎。

    更可怕的是,他身上检测出了好几种毒素,一旦控制不好,极有可能危及生命。

    林敏带了一次性手套,拿了银针出来。

    她需要给高铮的头部和耳交处以及内关穴和外关穴,还有劳宫穴和合谷穴几个穴位进行针灸。

    人体的耳朵上拥有一百多种穴位,这对于施针者和银针的粗细长度都有很高的要求。

    林敏早在给陈茜治病的时候,就特意买了一副新的银针,里面包含了毫针。

    高铮因为情绪激动,手被捆着。

    他刚毅的脸颊渗着滴滴汗珠,双眸猩红,唇瓣紧抿,身躯微微颤抖着,看得出在极力隐忍。

    林敏拿着针慢慢靠近他。

    他看到林敏额头处包扎的纱布,他苍黄的面色划过一抹愧疚之色。

    他咬着牙,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牙齿都在打颤。

    林敏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男人,她的心都在发抖,就挺害怕的。

    这人现在就像一头失去控制的狮子,随时都有可能发怒。

    她极力稳住心神,语气尽量轻缓的开口,“高同志,你再忍会,身体放轻松,头部抬起来,千万别动,我给你扎个针,应该会好点。”

    昨天,给高铮治疗时,她看他没什么异样,就只喝了汤药,药灸了半个小时,使用的调理疗法。

    现在针灸是急性发作期控制法。

    高岚走过去,扶着他的脑袋,“小铮,头抬起来,坚持一下,一会就好。”

    高铮看着眼前那张白皙的俏脸,接触到她坚定的眸子,他的眼眸空洞,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