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无敌天帝 > 第两千零六章 寒千斩的人生

第两千零六章 寒千斩的人生

作者:何谓仙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无敌天帝最新章节!

    第两千零六章   寒千斩的人生

    与往常一般,坐在草湖边,吃着狗吃过的饭,他的双目如同没有神采一般,只是麻木的吃着,同时静静的看着草湖。

    他身后的街道人来人往,不时传来些许欢笑,草湖旁边,有着数名孩童在无忧无虑的玩耍,各自有意的离寒千斩远一些。

    寒千斩犹如一个行尸走肉,与这个城池,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一年时间,他这般苟活了一年,却一直无法找到翻身之机,无法出城门,无法修炼,寒千斩盯着草湖,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需要多久,但是他必须等,哪怕五年,十年,他不信城里的士兵会一直盯着他。

    只要有机会,他便会跑出草城这个巨大的牢笼,只要出了草城,他便有翻身之机。

    夜晚,空气凉的如同寒冰一般,慢慢抹灭他原本炽热如火的心,他需要再次回到那个破庙,至少破庙之内,他不会冻死。

    突兀的,一股撕裂灵魂的疼痛袭来,却是原来又到了月初,他紧紧的咬着牙,太过用力,溢出了鲜血,在他的嘴中发出沉闷的嘶吼声,如同野兽一般,在痛苦的嚎叫。

    他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草湖旁边的野草,因为痛苦,右手的插入了泥土之中,很快,数名士兵便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对着寒千斩拳打脚踢。

    “又想偷吃野灵草,给我打!”

    寒千斩死死的握着双手,双目之中,是倔强,是屈辱,是愤怒。

    殴打了半个钟头,几个士兵也有些累了,将他拖到了破庙,随意丢在地上,接着打着哈欠离去,唯有寒千斩咬着牙,狠狠的抓着旁边的石柱。

    石柱之上,不断有着石粉被他磨下,他的双手,流出鲜血……

    死何难?生何易?

    忍住,即便多痛苦,即便多大的屈辱,即便多么可怕的折磨,我一定会忍住,活下去,拼尽一切活下去,啊!活下去啊!!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天下无心之人,统统死绝,我要让这腐朽的王朝,顷刻倾覆,我要让无眼的老天,被鲜血染红,我要把这天下,踩在脚下!

    只是一年来的恢复血肉,这一次的魂裂之痛对他来说比之前严重的不知凡几,嘴中,寒千斩疼痛的昏迷过去。

    朦胧之中,一道身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接着一阵湿润进入寒千斩的嘴中,是水。

    当寒千斩再次清醒之后,入眼是一名年约十六的妙龄少女,少女身上的衣服脏乱不堪,头发之上还有这不少的泥土,除了一双眼睛灵动有神,整个人比寒千斩好不到那里去。

    显然是少女救了寒千斩,她有些怯弱的看着寒千斩,接着颠巍巍的取出半个馒头柔声道:“寒公子,这是我今日讨来的馒头,你吃吧。”

    叶凡瞬间感受到了寒千斩在回忆这一段的时候,那种从骨子里散发的爱意,显然,此人便是雌月了。

    寒千斩盯着少女,默不作声,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靠在了一旁的石柱上,没有理会少女的好意,他恨草城之中所有人。

    少女慢慢把身子移到了寒千斩的身边,接着慢慢掰开馒头喂给寒千斩:“我知道寒公子一家是好人,当年圣皇朝战争,若非寒家散尽家财,草城之中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与我这般成为乞丐。”

    这句话仿佛说到了寒千斩的心坎里一般,最终,活着的思想战胜一切,寒千斩慢慢张开了嘴。

    ……

    后续的回忆之中,反而没有太多痛苦的地方,如叶凡所料,女子就是雌月,一个月后,李家仿佛对于寒千斩抢夺狗饭这种事厌倦了,寒千斩没有了吃饭的来源,他开始在城中到处乞讨。

    叶凡最初进入寒千斩的回忆的时候,便是他没有狗饭之后的生活状态。

    讨不到饭还要被这些人殴打,叶凡也不得不佩服寒千斩的忍性,叶凡很清楚,寒千斩不动手反抗,就是不愿给草城的士兵动手的机会,他要活着,他要复仇。

    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回到破庙,雌月还不曾回来,雌月上次给寒千斩半个馒头,好像是他住所的租金一般,自此以后,雌月也一直住在破庙之中,传闻这破庙乃是一处不详之地,草城之中的乞丐基本都会敬而远之,雌月是因为一些不好的经历让她不得不来到这里,而寒千斩,他没得选择,他需要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半个时辰之后,雌月回到了破庙,她看着寒千斩虚弱的样子,当即走到了寒千斩的面前,取出了一个满是泥土的馒头。

    她吞咽着口水,接着将馒头递给了寒千斩:“寒公子,你吃吧,我吃过了。”

    寒千斩盯着雌月,半响,他摇了摇头道:“草城之人皆认为我是罪人,我所过之处,人人喊打,为何你还要帮助我?”

    “因为我知道寒公子不是坏人,寒老爷更是难得的大善人。”

    雌月闻言摇头道。

    寒千斩闻言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大善人,哈哈哈,大善人,好一个大善人,看到了吗,这就是大善人的结局。”

    这句话,是在给雌月说的,也是给叶凡说的,叶凡在听,同样也有所感触,草城虽是一座小城,人数却也有数万,一部分人愚昧无知,一部分人因为亲人饿死迁怒寒家,但是绝不是所有人都是恶人,都糊涂,为何这些人不曾帮助寒千斩半点?

    无非是因为所有人都怕事,都不敢对寒千斩伸出援手,谁都知道,寒家有今日,是皇朝的意思。

    想想危难之时,寒家为草城所做的一切,对比今日他们对寒千斩所做的一切,怎能不让人寒心?

    最终寒千斩与雌月分了那枚馒头,后续半年,寒千斩讨不到任何食物,而雌月总是将自己仅有的一点儿食物分给寒千斩一部分,他得以苟延残喘,直到半年后,雌月一去不回。

    寒千斩找遍了整个草城,最终在刑场上找到了雌月,她的手脚被打断无力的趴在地上,而惩罚她的士兵就当着寒千斩的面朗声道:“说寒家是无辜的,你们的意思是说皇朝冤枉了忠良吗?都来看看,这就是乱说话的下场。”

    雌月为他说了一句好话,便落得这般下场,一年前,在这里他亲眼看着自己一家三十余人被满门抄斩,今日,唯一帮他的人变成废人,这就是他寒千斩的人生,这就是他在崛起前的故事,这也是他一生都无法忘却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