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章 世间千万事,唯仇不敢负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章 世间千万事,唯仇不敢负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吞海最新章节!

    今天。

    魏来在龙王庙里呆了很久。

    以至于当他踏上回家的路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他当然记得临走时吕砚儿的叮嘱,她让他早些回去。

    魏来很听话,尤其是吕砚儿的话,他是那种吕砚儿即使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搬来一架梯子试一试的那种人。但今天,魏来没有听吕砚儿的话。

    他离开乌盘龙王庙的时间很晚,而回家路上也有意走得很慢。

    天下着小雨,这雨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的光景,天像被谁捅了个窟窿一般,只是偶尔小下来或者停下,而更多的时候却都是让人难以看清前方的瓢泼大雨。

    老乌盘人大抵都会记得,上一次他们经历这样的雨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也就是在六年前这样的雨中,魏来最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似乎是命中注定,当这样的雨再次下起来,又会有新的东西会被夺走。

    吕砚儿说魏来始终活在十一二岁,始终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吕砚儿说得很对,魏来确实不想长大。

    因为对于他来说,长大便意味着失去,而他却不得不对这份失去妥协。

    ……

    从龙王庙到吕府的路很长。

    但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头的一天。

    魏来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府邸。府中还亮着灯火,时不时还能听到从府中传来的欢笑声。府内热闹喧嚣与府外清冷的小巷好似两个世界。

    魏来皱起了眉头,即使他已经有意放慢脚步,但他还是回来得早了些。

    吱呀。

    这时,不远处的府门被人从外推开,一段密集的脚步声以及诸人不绝的谈话声传来。站在府门外踌躇的魏来在那一刻像是一只受惊麋鹿,身子一个激灵,几乎是想也不想的躲入了街角的暗处,他龟缩在那里,好一会的光景,直到确定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后,他方才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向那府门方向。

    那里,密集的人群正从府门中走出,他们的脸上挂着或真心或假意的笑容,嘴里说着或发自肺腑或只是恭维的话语。躲在远处的魏来并不能听清他们谈话的内容,但却能很清楚的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今日的乌盘城大都在谈论这样一件事情。

    乌盘城的赵家向吕家提亲了。

    赵家的赵共白与吕家吕观山都是乌盘城中的大人物,赵天偃与吕砚儿又是青梅竹马,也是金童玉女。这样婚事,是一件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的事情,这次的提亲自然也理应水到渠成,至少魏来想不到拒绝此事的理由……

    除了此刻安放在他怀中那样东西。

    他蹲在那街角,看着前来祝贺的宾客一一离去,直到那父女送走了那对父子,这场属于乌盘城的却又唯独撇下了魏来的盛事才终于在这时画上了句号。

    但魏来还是未有缓过劲来。

    魏来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这对于他、对于吕砚儿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当远处的魏来看清那女孩在送别男孩时眸中的不舍时,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怀里掏出了那样事物——一张写着字迹的信纸。

    那是一份两个意气相投的读书人,在某个喝得酣畅淋漓的深夜定下的一份亲事,一份有关于一个漂亮聪明的女孩与一位傻里傻气的男孩的亲事。

    今天早晨吕观山将这门亲事的决定权交到了魏来的手中,而现在魏来做出了他的决定。

    魏来将那封信纸一叠一叠的撕开,他撕得很慢,也很细致,直到那些纸屑上再也没有一片完整的字迹后,方才停下。他捧着那堆碎纸,有些难过,眼眶里似乎有泪珠在打转,却又如何都哭不出来。

    一阵夜风忽的吹过,他手中的纸屑被高高扬起,在夜风与细雨中飘荡,像是一场雪。

    不远处送走了客人的吕观山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阴影处扬起的“雪花”,他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在原地站定,目光有些飘忽。

    “爹,你到底答不答应赵公子。”身旁的女孩显然没有吕观山的目力,或者说此刻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去观看旁物。她拉着男人的手臂,一阵摇晃,嘴里撒娇似的的问道。

    男人回过神来,转头看向自家女儿眸中那抹难以遮掩的急切,然后微微一笑,在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后,说道:“明日,我就去赵家。”

    女孩的两颊顿时泛起一抹既喜又羞的红晕,她不再言语,只是转身逃一般的跑回了府中。

    在燕国很早之前便有了这样的习俗,男方向女方提亲,女方的长辈当日是不会作出回应的,而若是应允,第二日便会亲自上门答谢。

    吕观山无法对吕砚儿此刻心头的喜悦感同身受,就像吕砚儿无法理解此刻吕观山心中的愧疚一般。男人看了看方才那纸屑飘出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整个人在那时好像苍老了数十岁一般,迈着略显沉重的步子转身缓缓的走入了府门之中。

    魏来看着手中的纸屑在夜风中散尽。

    他伸出手擦去自己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水珠,接着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压下了自己脸上的异色。在确定自己掩饰得足够捕捉痕迹之后,他才转过了身子,迈开了脚步,就要朝着吕府的方向走去。

    可他的步子尚且未有落下,一只手却忽的从黑暗的角落中伸出,拍在了他的肩膀。

    魏来一愣,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脚边站着一只黄狗的老人在黑暗中对着他露出发黄的门牙,说道:“陪老夫走走。”

    ……

    细雨,长街。

    一老一少,两人一狗并肩而行。

    魏来没有拒绝老人的邀请,却并非因为他真的有什么想要与老人交流的心思,只是相比于回到吕府,他更愿意和老人走走,仅此而已。

    二人一狗足足走了半刻钟的光景,双方依然是一片沉默。

    终于,老人还是耐不住性子,率先打断了这并不美好静默。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读书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魏来闻言,脸上没了平日里那副傻里傻气的模样,反倒是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老人,然后说道:“我不是读书人。”

    老人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但还是极力压下了心头那股因为被魏来轻视而升起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言道:“我是说你的性子像极了你爹。”

    魏来有些诧异的问道:“你认识我爹?”

    老人的眸中闪过一丝得色,却语调唏嘘的言道:“再往回数个二十年,燕庭双璧的名声可比你想象中要大得多。”

    说完这话的老人在心头暗自窃喜,他很清楚小孩子的心思,这个时候的魏来想必心头已经充满了好奇,估摸着下一刻便要缠着他询问关于他父亲的事情。而那时...

    “哦。”魏来不咸不淡的回应打破了老人自以为完美的计划。

    “……”一时无语的老人让二者之间方才起头的谈话,无疾而终。

    一旁背着酒葫芦的黄狗好奇的抬头看了这一老一少一眼,眼珠子掺杂着些许疑惑。

    又是数十息的沉默,老人咬了咬牙,生生的压下了心头的火气,然后耐着性子再次打破了沉默:“小子,你也不用再与老夫斗气,老夫念在你是故人之后,不跟你一般计较,若是你愿意,现在还可回头拜我为师。”

    老人只认为主动的再次邀请已经是给足了魏来面子,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听闻此言的魏来竟然再次以那种看着傻子的古怪神情看向老人,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随你去天罡山的。”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老人。

    依照他的性子今日早晨被魏来拒绝之后,他便会拂袖离去,若非看在那人的面子上,他岂会再来寻他?难得的好心被人当做了驴肝肺的老人终是再也压不下心头的火气,指着魏来的面门便骂道:“臭小子,别不知好歹,你出去寻人打听打听,天罡山是什么样的地方,我曹吞云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别说你是那七窍半闭,六府孱弱的病秧子,就是大燕朝龙虎榜上绝世天才,想要入我天罡山也绝非易事!如今天大的机缘摆在你的面前,你若不取,日后追悔莫及时,莫说老夫未有提醒过你!”

    老人的喝骂劈头盖脸的砸来,但立在原地的魏来却并未因为老人的喝骂而生出半分的沮丧或者恼怒。反倒脸上竟渐渐挂起了笑容,他就这看着老人,就像一个长辈在看着自家无理取闹的孩童。

    直到老人骂声渐歇,魏来方才收起之前那有意气恼老人的模样。由衷言道:“爷爷是阿爹的故人,又是老爷的朋友,阿来当然知道爷爷是为了阿来好。但阿来真的不能随你去天罡山。”

    曹吞云在这时也闻出了魏来话里不寻常的味道,他微微一愣,不禁问道:“你可知吕观山那小子要做何事?”

    魏来点了点头:“当然知道。”

    曹吞云的脸色愈发的古怪,他沉着眉头再次问道:“那你还留在这乌盘城作甚,当年你爹娘的下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魏来的脸色平静,与眼前这位老人眸中的熊熊怒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因为清楚,所以我才更要留下来。”

    “留下做甚?”

    魏来的嘴角上扬,朝着老人咧嘴一笑,然后自他嘴里吐出了两个轻飘飘却又沉甸甸的字眼。

    “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