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总裁,夫人又又又挂了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民政局

第四百三十七章 民政局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总裁,夫人又又又挂了最新章节!

    言妤是几乎从来不迟到的人,无论是和徐沛约会,还是日常的工作,都是赶早不赶晚。

    言妤一直说这是自己的职业素养,可这民政局门口的徐沛,此时此刻却无比的希望言妤没有这个习惯。

    或许她是迟到了呢。徐沛想着,一遍又一遍的给言妤拨着电话。

    对方依旧是关机的状态,这拨电话的间隔,徐沛妈妈的手机打了进来。

    “徐沛,你别折腾了,孟子仪那边给到了一个亮化的项目,体量很大,咱们得赶紧研究一下把这个盘子吃下来。”

    徐沛的妈妈还在和徐沛讲着,可这些话却一句都没有入徐沛的耳朵。

    “你把言妤怎么了?”徐沛打断了妈妈的话,冰冷又带着凶狠的语气问道。

    “她一个大活人,我能把她怎样,她聪明,会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也懂得自己该选什么,徐沛啊,这姑娘,你也要理解。”徐沛妈妈很是坦然的说道。

    “理解?您是说您要教着我理解言妤嘛?妈妈,我对她的了解可比你多多了,您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徐沛情绪激动的问道。

    “没什么,给了她多一条选择而已,她选了自己想要的,你也不要怪她,毕竟咱们家已经不是当年了,你也不能要求的太苛刻。”徐沛的妈妈说道。

    “你给了什么条件?”徐沛缓缓问道。

    “解约,股份,够买房子买车生活很久的钱,和资源还有人脉。”

    徐沛妈妈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徐沛的怒吼声:“我不准你这样侮辱她。”

    “侮辱?孩子,你都这个年龄了,也不是个见识少的人,怎么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我提供更好的选择给她,而她选了她想要的,这很正常,又有什么是侮辱?”

    “我没有和你谈的必要,也不想和你谈,她去哪了?”徐沛问道。

    “不知道,拿了钱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这也得理解,毕竟这个钱够她……”

    “别编了,别让我恨您。”徐沛冰冷的声音说道,话音刚落,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是别人,徐沛或许还觉得自己能争取,无论是商业上的事情,还是平时的日常生活,徐沛从来都是个一丝希望也万分努力的人。

    可对方是言妤,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有准主意的人,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拿了主意就很倔强的人。

    徐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再一次拨了号码依旧是冰冷的女声说着关机时,徐沛没有忍住,“言妤你这个混蛋!”

    手机被徐沛扔了出去,一个抛物线,跌落在了地上。

    徐沛咽了咽,喉结上下翻滚了几下,又弯腰把手机捡了起来,找到蒋蒋的电话,立马播了过去。

    可对方的惊讶程度完全不比自己少。

    “怎么可能?你俩不是今天领证吗?我上次见她,她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妥啊。”蒋蒋很是急切的说着,“会不会是手机被偷了,或者她只是那样答应着你家里的人而已。”

    徐沛一愣,蒋蒋的话瞬间让徐沛反应过来,的确是有这个可能,言妤那么聪明的姑娘,很可能是和自己妈妈在画太极,见招拆招也是很有可能的。

    可既然如此,那言妤应该就是装失踪了,假装消失。

    却没有联系自己。

    徐沛同然心里多了一丝的安稳,“好的,谢谢你啊蒋蒋,多谢。”说完,徐沛便挂断了电话,在民政局的门口下了车。

    “徐沛!你果然了解我哈哈!”徐沛进了民政局的登记大厅,刚走到一个侧边的椅子坐下,言妤突然跳了出来,一脸笑的看着徐沛,有些得意的样子,又有些欠收拾。

    徐沛一笑,想着这个场面绝对是言妤能干得出来的。

    想到这里,徐沛感觉轻松了许多,拿着自己的材料,走进了登记大厅。

    徐沛四处找寻,可整个大厅除了成双成对的情侣,就是来离婚的人,徐沛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这言小鱼儿不会是躲到哪里去了吧?”徐沛想了想,便抽了号,心里有些不安的在长椅上坐着。

    没有人,或许,下一秒言妤就蹦出来,嘲笑自己焦急的样子,或者是闹腾着等着自己夸她。

    想到这里,徐沛忍不住嘴角上扬,可下一秒的等待依旧是那么的苦涩。

    “言小鱼儿,快出来啊!”徐沛小声的念叨着。

    可徐沛的心态终于在叫号到自己的一瞬间,彻底爆炸了。

    徐沛不动声色的起身,良好的教育让他无法在众人面前去释放自己的压力和痛苦,徐沛只是悄无声息的扔掉了排号的小票,从登记大厅走了出去。

    徐沛站在门口,看着路上的行人匆忙,从登记大厅出来的人,有的是来领结婚证的,小两口欢欢笑笑的,也有离婚出来流泪的、如释重负的。

    徐沛也想过今天的自己会怎样,会忍不住吻她,会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唠叨着一般的说爱她。

    可这个她,却藏起来了。

    徐沛包里的手机不停的响,徐沛一次又一次的拿出来,是自己的妈妈,是孟子仪,是自己的客户,是自己的助理……

    可唯独没有言妤。

    “混蛋,混蛋啊言妤!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给我做决定,你算个什么东西!”

    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声嘶力竭,徐沛在登记大厅的门口,静静的看着天上的云卷云舒,忽然有些想笑。

    笑自己傻,笑自己所追求的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笑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不坚决一点,非要等,等什么狗屁势均力敌。

    若是自己再强势一点,若是自己在之前就直接和家里决裂和言妤把关系定清楚,而不是等到现在。

    等到自己如今心力交瘁,等到家里事业彻底崩乱,等到自己最狼狈最不堪最一无所有的时候,在这里像条狗一样苦笑。

    没有什么爱与不爱,徐沛想着,而徐沛的妈妈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催着徐沛赶紧回家,不要在关键的时候,被这些小情小爱的压着翻不了身。

    “言妤有选择的权利,你也不要难过,之前的感情都是真的,但人都不是傻子也不是只靠一时就能解决的疯子,她有自己想要的,这……”

    “妈,麻烦您,不要再说了,你需要告诉我,你见了她,她拿着钱走了,就足够了,至于她是什么样的人,她为什么这么做,我真的不需要您来给我分析。”

    徐沛看着已经关门的登记大厅,转身没再有一分拖延和犹豫的上了车,“我十五分钟后到家,资料给我准备一下,还有哪些高管需要做视频会议,马上通知,我这边的我会负责。”

    徐沛一边说着,车辆起步,周遭的人和事物都渐渐向后跑着。

    徐沛挂了电话之后,侧脸看了看车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知道什么最可恨吗?盲目的自信和一厢情愿的替别人做决定。

    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和别人不同,如今认清了你,也不过如此,愚蠢至极又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