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 第1165章 势如破竹

第1165章 势如破竹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最新章节!

    奥敦格日乐看向营帐外,那顶跟着烈牛部人远去的轿子,沉了目光,“苏日娜,你也看到了,你想嫁的人并不想娶你,你就算真的如了意,将来也未必好过……”

    “额吉放心,女儿已经想到了办法。”苏日娜低低垂眸,“只要能够嫁给他……”或者说只要能成功的亲近他……“就掌控他的心。”

    “哦?是吗?”奥敦格日乐将手从苏日娜搀扶里抽回,传说阿茹娜之所以能得到可汗的专宠,是因为使用了特殊的手段。

    苏日娜能说出这样的话,莫不成是跟着阿茹娜学了那特殊手段?

    “你有这番自信是好的,接下来,就看他们的应对吧。”奥敦格日乐没有多问,简单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苏日娜看着母亲离开后,默默的把目光转去了拓跋焱离开的方向。

    今日这番对峙,她们已经变相警告,他们费洛家族失去了烈牛部的依靠,且除了烈牛部,再没有别的部族会帮助他们。

    他们要么识相点主动来娶,给彼此双方都留下点往后好相处的颜面,要么,就被一直困在这里,直到物资消耗殆尽……

    得知这依情况,云若夕整个人都惊了,“你说什么?高城部他们最终的想法,是要消耗尽我们的物资?”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花无意轻缓一笑,“商队带着上路的生活物资,本就不够整条商路,大部分商队来到草原后,都是一路交易一路换的。”

    不然他之前为什么要准备那么多可以用来交换的物资……

    “何况以西梁明帝那种大量消耗物资的用法,在物资的消耗上更是不少,如果没有烈牛部和完美交换物资……”

    花无意看向云若夕,“别说吃不上肉了,连奶茶都会喝不上的。”

    啥?

    还能这样?

    云若夕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出,她本以为苏日娜他们是要暴力抢亲的,这样的话,是跟她没有太大关系的。

    结果没想到,对方是要打消耗战……

    那不就会影响道她吗?

    “那怎么办?”云若夕道,“我们要想办法金蝉脱壳吗?”

    “不用。”慕璟辰看向已经收拾得差不多的营地,“拓跋焱不会打消耗战。”不是他不能打,而是他不屑打。

    半个时辰后。

    三十多人的队伍,整装待发,云若夕也跟影七上了骆驼,跟在了队伍后面,烈牛部的人看见他们要走,都忍不住握紧了双拳……

    “娜雅姑娘,你们真的要和高城部硬碰硬吗?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啊……”

    “是啊,那苏日娜虽然可恶,但事到如今……也不是不能娶,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把整个商队的命搭上啊。”

    “没错,你们不如先答应,把这件事应付过去,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你们的护卫纵然功夫不错,但对方有上千人……”

    你们明显不是打不过啊……

    这段时间和商队接触比较多的烈牛部的妇女老人,都忍不住出来相劝,觉得拓跋焱他们与其冲过去,被对方找到理由抓住,不如给彼此留个面子,去娶了苏日娜。

    面对“父老乡亲”们的关心建议,娜雅都回了礼貌的微笑,但她并没有停止“作死”行为的意思,直接抬手,一句“出发”,整个队伍开始往谷口行进。

    烈牛部的众人看着,都忍不住为他们揪起了心,有些心软的妇人,甚至忍不住把脑袋转回,不忍去看,未长大的孩子,更是被赶去了家里,不让他们看到接下来的血腥场面。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血腥的场面是出现的,却不是在费洛商队身上,而是在那五百多名驻扎在其中一个谷口的士兵身上……

    由于苏日娜打算用消耗战的办法,来迫使拓跋焱就范,所以高城部的士兵就在出口的地方搭起了营帐,形成了营帐包围圈。

    一般的商队看到这架势,根本不敢靠近,但娜雅骑着高头大马,不仅领着人靠近了,还扬声道:“给你们让路的机会……

    如果不让,后果自负!”

    此话一出,全体哗然,不少人都觉得娜雅不是疯了,就是因为傻了,居然会出这样的话来,那不是典型的找死吗?

    得知费洛商队要出谷,特地赶来嘲讽嫁阻止的营卫长,看见娜雅后,眼珠子当即就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貌美。

    身材还这般的好……

    虽然脑子有点不好用,会对他们说出这样的话,但抓回去揉捏,应当是不错的。

    “女人,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的好!”营卫长盯着娜雅,意味深长的威胁道:“否则……”

    “否则什么?”

    娜雅冷冷一笑,并没有给对方说否则的机会,凌厉的刀光一闪,一名跟在那样身后的武士就出现在了那营卫长的身后。

    “乌……乌多大,大人……”跟着营卫长的士兵,看见营卫长身后不仅多了个人,拿着的刀伤,还有冒着热气的鲜血。

    他傻眼了。

    而未等他反应,他也瞬间感觉到一股温热宠脖子里涌出,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跟着营卫长一起倒在了地上。

    不远处守着营门的士兵看到这一幕,都震惊在了原地,他们完全没想的不过一瞬间,营卫长三人,就倒在了雪地里。

    “你,你们?”你们竟敢杀了营卫长!?率先反应过来的副营卫长,大喝一声,当即让人排起了阵列,拉起了弓箭。

    愚蠢,现在才摆出这幅迎敌的姿势,不觉得太晚了吗?

    娜雅冷冷一笑,抬起了双手,然后,十多个护卫便齐齐弯弓,朝营地射去了急速的利箭。

    那利箭的箭头带着烈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迅速点燃了前方的营帐,然后不过转瞬,营帐就开始毛起了滚滚的黑烟。

    “不好了,燃起来了……”

    “快救火!”

    “不行!帐篷上有油,有融化的牛油!!”

    “什么?”

    营地燃烧的时候,十多个护卫已经冲向了营地展开了厮杀,那些处在慌乱中的士兵,或者说根本没想过作战的士兵,全都被无情的隔断了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