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江湖枭雄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干脆利落的一枪

第六百六十四章 干脆利落的一枪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杨东看见柴华南向自己发问,认真点头。

    “你真的喜欢小雨吗?”柴华南开口问道。

    “喜欢。”杨东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按理说,你跟小雨处了这么久,该管我叫一声叔,但是到头来,却始终管我叫哥,这个辈分,整的确实挺乱套。”柴华南咧嘴一笑,话锋一转道:“小东,说真的,按照我原本的想法,咱们这次搭上河N的关系以后,我是准备让你接替我这个位置的,我原本计划的很好,准备用四五年的时间,把聚鼎彻底洗白,你也能在三十岁左右,坐上集团一把的位置,然后我们这群老家伙退下去,你跟小雨成个家,以后安安稳稳的把日子过好,这样,我也就省心了。”

    杨东听见柴华南如此认真的说出这一番话,嘴角抽动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我这个人不信命,但始终认为,咱们爷俩挺有缘,你知道吗,我虽然总在外面扯淡,但是我真的很爱你嫂子,事情走到这一步,我最放心不下的,终究还是家人。”柴华南停顿了一下:“别人都可以不走,但是你不行,因为你得替我照顾好他们,如果他们娘仨没人管的话,我柴华南就算死,都闭不上眼睛!”

    杨东听完柴华南的一番话,感觉头皮微微发麻,在此之前,虽然柴华南对杨东始终有一种近乎宠溺的呵护,但杨东绝对没想到,自己在柴华南心中,能占有这么重要的位置。

    “事情继续拖下去,我们将要面临的,一定是警察拿着白家想让他们看到的证据登门,到时候,咱们大家全都得搭进去,而我现在去自首,罪名则是由我自己来说,我不仅能保住大家,也能保证自己罪不至死,但再想出来,也很难,所以,我有件事得求你。”柴华南目光温和的看着杨东:“你这个人,跟巩辉和雷钢这种粗人不一样,你是一个有出息的孩子,即便不在社会这条路上走,你也能取得该有的成就,既然你以后的路,我没办法亲自去给你铺好,那就只能靠你自己了,答应我,等我自首以后,跟小雨把婚结了,踏踏实实成个家,以后本本分分的过日子,把俊茹他们娘仨照顾好,行吗?”

    “柴哥,我……”杨东听完柴华南的一番话,心中已经彻底被纠结填满,他想要开口拒绝,想要在柴华南最困难的时候,留在他身边,但柴华南的目光,却让他如鲠在喉,难以启齿。

    “我求你的这件事,公司的所有人全都做不到,只有你可以,而且以现在的局势来说,只有第一个人退出去,我才能让其他人选择一起走。”柴华南拍了拍杨东的胳膊:“我现在不是以大哥的身份在跟你对话,而是以家人的角度在与你交流,你懂吗?”

    杨东坐在沙发上,久久无言。

    “江湖这条路,不好走,我现在自首,最起码能够落得一个善终,如果你们继续这么执拗,就不是在帮我,反而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我知道你对我有感情,但是你也得理解,我对你们也是有感情的,在眼下这种情形下,你们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只会让我心中的负罪感愈发深厚,不是吗?”柴华南继续问道。

    “哗啦!”

    杨东听着柴华南温声细语的一番话,沉默着掏出了口袋里的药瓶。

    面对白家这种居高临下的降维式打击,杨东心中满是茫然未知的无力感,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方式,去面对柴华南这种不容置疑的偏执。

    “巩辉他们不能理解我的选择,想要保住我,是因为他们看见的,都是跟我之间相处几十年的感情,但你不行,你还得考虑咱们这个家。”柴华南看着杨东,十分认真的又补充了一句。

    “真的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吗?”杨东看见柴华南如此正色,开口反问了一句。

    在杨东的印象中,柴华南绝对不是一个会轻易低头的人,他不明白,为什么柴华南在面对岳子文、面对温世豪、面对于家人的时候,都能做到闲庭信步,偏偏却在这次的事情上,如此优柔寡断,如此畏手畏脚。

    “你还年轻,远远不知道阶层的可怕,可是在我的人生当中,已经被这种力量挫败过一次了,我比谁都知道这其中的恐怖和凶险,你知道吗,我是一个不畏强权的人,我不怕跟光耀去拼,更他妈不在乎什么白家,但我也知道,什么叫做以卵击石,以白家的能力,咱们弄死光耀的人,叫做蓄意谋杀,但是咱们的人没了,他们或许只是正当防卫!”柴华南顿了一下:“现在的光耀集团,就是我手里曾经的聚鼎,正因为我拥有过,所以我才更知道它的可怕之处,以聚鼎集团现在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撼动白家的根基的,我做不到为了自己心中的愤怒,去让这些愿意跟我同进同退的老兄弟们,拿命往里填,我甚至比吴坤更清楚,白沐阳想碾死咱们,会有多么容易!”

    “用了这么久,辛辛苦苦才撑起来的聚鼎集团,真的,就要这么让出去啊?”杨东知道,柴华南此刻做出这个决定,心中的压力是高于每一个人的,虽然柴华南的脸上挂着从容,但任谁都能够清楚,那种余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没有任何盼头的感觉,有多么令人绝望。

    “聚鼎集团不是让出去,而是保不住!走江湖这条路出来的人,或者说商界的绝大多数富豪,在起步阶段,都是多多少少带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面的,倘若没有资本的支持,他们永远活不久,咱们这种人,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就必须学会钻空子,学会黑白通杀,学会用利益换取自己的生存空间,吴坤可以活得很好,因为他在帮白沐阳敛财,咱们之前一路平稳,是因为跟老李有利益捆绑,而现在的聚鼎,已经被白沐阳断了生路,他的做法,让咱们即便想要花钱买命都做不到!因为这个社会的规则,是不允许咱们这种人吃独食的,而白家,有无数理由,可以站在正义的角度上,将咱们拥有的一切,轻而易举的掠夺。”柴华南按熄手中的烟头:“白家,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罗振岐那边的关系断了,就意味着我们失去了退出游戏的机会,在他们制定的游戏中,我们没有胜算。”

    “也就是说,最好的结果,只有你去自首了,对吗?”杨东拳头紧握,指甲已经在手掌上留下了深深地痕迹,却仍旧不自知。

    “跟你嫂子说,就说我说的,我自首之后,不上诉,不申诉,不请律师,服从一切判决。”柴华南脸色平静,语气平稳的回应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家人说这件事。”杨东烦躁的搓了搓脸,满心茫然。

    这是杨东第一次感受到来自资本圈的恐怖力量,他想不通,为什么仅仅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聚鼎集团就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原本前一天晚上,还在跟闵家谦交涉投资的聚鼎公司,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成为他人盘子里的食物。

    “你知道我的选择是对的,这就够了。”柴华南莞尔一笑:“离开集团之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大L,在我的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以前,千万别回来!”

    “辉哥那边,你想好怎么说服他了吗?”杨东使劲吸了吸鼻子,控制着情绪问道。

    “不说了,一会你跟我下楼,就说陪我回家把家人接走……等我自首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巩辉知道该怎么解决,他是一个识大体的人,我跟你说的道理,他都清楚,只是不愿意接受罢了。”柴华南轻声回应道。

    “我陪你一起去市局吧,把你送进院子,我就去接嫂子。”杨东在原地沉默了接近两分钟的时间,情绪极度低落的开口。

    “好,小成已经在赶来集团的路上了,等他到了,咱们一起走。”柴华南本想拒绝,但是看见杨东的神色,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

    五分钟后,小成驾驶着自己的路虎,缓缓停在了磐石大厦楼下,打着电话推门下车,脸色阴沉的开口道:“哎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孩子发烧的事,你自己去医院处理,我这边有事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是吗?!”小成妻子的吼叫声,直接顺着听筒传了出来。

    “我他妈说了,公司这边有事!你还要让我跟你重复多少遍?!”此刻的小成心情也已经极度郁闷,情绪失控的吼了一句。

    “郭长成!难道你是傻逼吗?你看看网上关于柴华南的新闻报道,早都已经传得铺天盖地了!现在全国都快知道大L有他这么一个H社会头子了!其他人躲都来不及!你还往前凑什么凑?等着警察找上门!然后陪着他一起被枪毙吗?!”小成妻子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我说了,柴华南是我大哥!他好的时候没忘了我,他不好的时候,我也不能忘了他!”小成迈步走上台阶,异常倔强的回应道。

    “你光想着你大哥,难道就不想想你自己还有个家,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吗?你如果出事了!你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

    “……出来之前,我已经把所有存款,全都转在你的账户上了,我在柴哥身边,只是一个司机,即便被判了,也不会太久,你要是愿意等我,就等等,如果不愿意,就改嫁吧。”小成站在门前,语气艰难的回应道。

    “郭长城!你他妈混蛋!”

    “嘟…嘟……”

    小成在妻子的怒骂当中,直接挂断了电话,站在台阶上拨通了柴华南的电话号码:“大哥,我到了。”

    ……

    大约两三分钟之后,大厦一层的电梯门敞开,柴华南在杨东的陪伴下,向门外走去,小成看见这一幕,也掏出车钥匙准备下台阶,因为柴华南的迈巴赫太扎眼,所以小成特意准备了一台集团公用的尼桑天籁。

    “哎,哥们!”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刷!”

    小成闻言,本能回头。

    “踏踏!”

    在小成转身的瞬间,一名蒙面男子迈步上前,私改猎的枪管子,直接顶在了小成的额头上。

    “吭!”

    一声激烈的枪响,霎时划破夜幕,殷红的鲜血,溅满了磐石大厦的外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