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嘉平关纪事 > 764 道貌岸然

764 道貌岸然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嘉平关纪事最新章节!

    “你的意思是,藤夫人早在十年前……不对,算时间的话,至少应该是二十年之前就已经知道池宏是她的弟弟,她对宁王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替她弟弟出气?”看到沈茶微微点头,沈昊林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那她为什么不主动认亲?怕给弟弟带来麻烦?”

    “这应该是一方面吧?”沈茶也不是很理解,“或许是因为那个时候,她手里的权力还没有那么的……大?又或者是跟池宏有关系,她不确定自己的弟弟是不是记得她,也不确定自己的弟弟愿不愿意认祖归宗。”她一摊手,“以池宏的性子来看,是不太乐意住在那种深山老林里吧?”

    “有道理。”沈昊林点点头,“如果这才是正确的方向,之前那些我们说不通的地方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我也是这么想的。”沈茶看着轩辕靓和澹台平川,“所谓的那些阴谋,一开始也都是意气用事,并没有想要人命的意思,到了后来才演变成了那种无法收拾的局面。这样的一个结果,恐怕是藤夫人也想不到的。无法收拾就干脆破罐子破摔,也许摔着摔着,就真的能摔出一条路来?”

    “摔出一条路……”轩辕靓哭笑不得,“不是一条把自己逼死的路吗?”

    “那也是他们自己选的,无论最后结了什么果子,是甜还是苦,都是要他们自己吞下的。”沈茶耸耸肩,“我想说的是,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涉及到人命,就是一点惊吓或者小伤、还有骚扰什么的,我觉得应该就是对宁王叔和他身边人的一点警告。”

    “警告?”白萌插了一句,“藤夫人给宁王殿下的警告?”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大概是想让宁王叔痛改前非,正视他跟池宏之间的矛盾,或者……”沈茶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要跟池宏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白日做梦?异想天开?宁王殿下是君,池宏连个臣都不算,就是个普通的读书人。”白萌呵呵冷笑,“谁见过主君什么都没做,就要给普通读书人道歉,还请求原谅的?脑子被狗啃过了?”

    “是因为他们一贯的目中无人,认为所有的主君都要跟梁王一样,对他们低三下四、卑躬屈膝。”澹台平川无奈的耸耸肩,“这种认知都刻在骨头里了,根本就去不掉的。”他伸出自己的拳头晃了晃,“跟他们讲理是不行的,只能把他们打服。”

    “宁王叔大概跟您是一个想法,压根就没当回事,准确说,根本不认为这是由池宏引发的。在他意气风发的那段时间,应该树敌很多,有很多人都针对他,对吧?”看到澹台平川和轩辕靓同时点头,沈茶又继续说道,“看吧,估计当时他也不清楚自己都得罪了什么人,是谁对他下了手。”

    “这倒是事实。”轩辕靓呵呵一笑,“最严重的时候,一天遇到三五次的刺杀都是家常便饭,确实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何况池宏跟他之间的矛盾……”他扯扯嘴角,“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多最多就是给人当茶余饭后的笑谈,不值一提。”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老将军作为一个公允的旁观者都这样认为,身在其中的宁王叔和他身边的幕僚是怎么想的,就一目了然的。”沈茶叹了口气,“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池宏就是个被池家人宠坏了的小少爷,一不顺心就上蹿下跳,哄好了就没事了,不会引发出大麻烦的。”

    “可没想到这个任性的小少爷背后,会藏着一个别有用心的人。”白萌点点头,“只是,藤夫人为池宏抱打不平,为什么要针对老夫人和薛伯母呢?这种找场子、拔份儿的事扯到了女眷的身上,有点无耻了吧?”

    ”大统领,你忘了完颜萍的生母吗?“沈茶淡淡一笑,”藤夫人不就是借着完颜萍为母报仇的急迫之情,才通过完颜萍差一点掌控了金国的大权吗?幸好,完颜萍醒悟得很及时,在最关键的时候收手了。“她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样的手段,恐怕她用了不止一次,而且屡屡得手。藤夫人在派人调查宁王叔底细的时候,发现了宁王叔生母的家族跟澹台家之间长达数百年的恩怨,她借此来蛊惑澹台云任,将他为首的这一脉正式拖下水。“

    ”倒是说的通,不过……“白萌看看沈茶,又看看澹台平川,“在此之前,她又是怎么动用澹台家的力量去调查宁王殿下?老前辈,女眷可以插手族内的事务?可以调用族内的人手?而且,她还是一个下属的女眷,这么做,没有人会质疑吗?”

    “不用动用澹台家的力量。”澹台平川轻轻挑挑眉,“她是澹台云任的岳母,只需要告诉自己的女儿,有可能找到了她的弟弟、女儿的亲舅舅,需要一些人手去确认一下,打探一下自己的弟弟这些日子过得好不好,根本用不上澹台家的人,只需要澹台云任私底下派一些信得过的心腹就可以。”

    “没错。”沈茶很赞同的点点头,“在那个时候,藤夫人还维持着她的假面目,没有人看穿她,所以,澹台云任并不知道自己的岳母心里想的是什么,盘算的是什么。表面上是疼惜弟弟,实际上是包藏祸心。”

    沈昊林和白萌对视了一眼,跟着补充道,“或许一开始的时候,藤夫人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或许就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弟弟,给他天下最好的一切,来弥补这些年的缺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了如果可以彻底掌控澹台家,甚至是让澹台云任这个人和他的势力都消失,她的心愿更容易达成。”

    “她在帮助她弟弟的过程中,应该是出现了阻力,或者有人提出了什么反对的意见,这才动了这个心思。”沈茶摸摸下巴,“以她身边人现在的这个反应来看,这个的可能是非常大的。”

    “按你们现在的这个说法,这个案子应该是多重因素掺杂在一起的产物。”澹台平川也站起身来,走出茶室,从隔壁的屋子拎了一个小板子进来,放在了桌子上面,拿起炭笔在板子的最上端写下了池宏的名字。“假设这个悲剧的起因就是池宏,她的姐姐,也就是你们提到的这个藤夫人,在集合了多方面的消息,甚至如小茶说的那样,亲自来西京城,确认了池宏就是她丢失多年的弟弟。然后又在集合消息的这个过程中,得知她弟弟一直跟宁王殿下闹的不愉快,她不希望弟弟受委屈,打算替弟弟讨个说法。”

    “这一出悲剧,从这里正式拉开了帷幕。”轩辕靓看着小板子上的内容,“到现在为止,这恐怕是理由最为充分的一个推测了,但这个推测还是有缺陷的。”他看看沈昊里、沈茶,又看看白萌,“必须从池老头、池宏那边确认他们跟藤夫人的关系,否则,推测也只能是推测了。”

    “池阁老跟藤夫人的关系?”三个小孩看向轩辕靓,“您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之间,还有来往?”

    轩辕靓笑笑,朝着澹台平川扬扬下巴,“把那个拿出来给他们看看,让他们这些小孩也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道貌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