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 > 第165章

第165章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最新章节!

    第165章

    165:

    连锋收回目光,主动朝江序年问:“江老师一个人?”

    江序年摸不清姜眠躲起来的意途,想了想,摇头,没有说话。

    连锋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忽然道:“许久没有问过眠眠的课业,不知她在学校表现的怎么样?”

    江序年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连锋很清楚他不是姜眠的辅导员,却偏偏问他姜眠的情况,他沉吟片刻,说了句:“姜同学很有天分。”

    姜眠发现,刑警爹居然就在这里问起江教授她的情况,他问一句,江教授答一句,两人都不挪步。

    平时不见刑警爹这么多话啊。

    她动手准备揉揉弯的有些酸的腰,手刚触到腰际,电光石火间,她明白过来——刑警爹故意的。

    他知道她在这儿!

    姜眠:“……”

    姜眠直起身,把自己完完整整从江教授身后挪出来,对着刑警爹笑的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连锋和江序年的话音瞬间止住。

    气氛顿时有几分诡异。

    江序年微笑着说:“连警官,姜同学有段时间没有见你,特意准备给你个惊喜。”

    “是够惊喜的。”连锋淡淡道。

    江序年接过姜眠手中的礼品,说:“我先上楼去帮奶奶,等下你们直接过来就好。”

    说完,从容淡定的离开。

    连锋问:“你和那位江老师的关系很好?”

    姜眠乖的不像话:“爸爸,你忘啦,上次江奶奶让我送红烧排骨,她说你帮了她忙,请你吃饭,顺便把我也请了,我就坐江老师的车过来了。”

    连锋到底没说什么,只道:“下次想过来,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姜眠小鸡啄米般点头。

    她挽住刑警爹,撒娇似的说:“爸爸,你帮江奶奶什么忙啊。”

    “小事。”

    确实是小事,这段时间连锋都很忙,以前有原晋非帮忙,现在原晋非在医院养伤,所有事都落在他身上,前两天案子告终,总算可以轻松一点。

    他难得准时下班,回到家发现江奶奶焦急的站在门口,看到他,惊喜道:“连警官,今天这么早下班啦。”

    连锋点头,看了一眼,道:“打不开门?”

    江奶奶点头。

    江奶奶提着一篮子菜,这是去市场买的剩下的菜,这些菜都很新鲜,只是看起来不好看,比原价便宜一倍,江奶奶经常在晚上出去买。

    结果这次出门忘了带钥匙和手机,连锋帮忙联系开锁匠,开锁师傅要老太太出示身份证才能开。

    老太太身上哪有带什么身份证,僵持不下,连锋在房间听到,出门朝师傅出示自己的证件。

    师傅一看是警察,不再耽搁,爽快的开了锁。

    强制开完锁,原锁肯定不能用了,师傅换了新锁,加起来的费用给老太太打了七七折。

    老太太节省下几十块,十分高兴,加上连锋以前帮她的那些,硬要请连锋吃饭。

    连锋再三拒绝,老太太生气了:“连警官,你是看不起我这个老太婆吗?”

    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连锋无法,只好应下,于是定到今天晚上在江奶奶家吃饭。

    但连锋没想到,老太太把姜眠也请了。

    ……

    进入电梯,连锋不动声色的打量姜眠,忽尔道:“你知道那位江老师家中是做什么的吗。”

    姜眠当然知道,知道也不能说出来,她在心里细细解析这句话,确定不是刑警爹给她下的套。

    “江老师家里做什么,跟我又没关系。”姜眠疑惑的说,“爸爸,你知道呀?”

    她把皮球踢回去。

    连锋淡淡道:“知道一点。”

    姜眠:“是什么?”

    连锋在她鼻尖上轻刮了下,唇角微扬:“小孩子不要多问。”

    姜眠:“……”

    她耸耸鼻子:“爸爸,你今天抽了多少烟?”

    连锋皱眉,下意识低头闻自己身上的味儿。

    “味道很大?”

    姜眠重重点头。

    “抱歉。”揉了揉姜眠的头,“让你闻二手烟了。”

    回到家,连锋先去洗澡,姜眠去自己卧室,里面还是原来的布置——倒是在这里发现几个纸袋,打开一看,里面的衣服有点眼熟。

    她想起来,这是她给天师爹买的衣服。

    看来天师爹之前睡的是她的房间。

    她不知道,为此,左星平还和连锋闹过一次。

    卧室只有两间,人却有三个,阿度在左星平来之前,连锋给他准备了张折叠床放在书房。

    连锋给左星平的选择:

    一,睡沙发——沙发可以拼接成一张床。

    二,再买张折叠床。

    三,和他同睡。

    左星平抖着鸡皮疙瘩率先排除第三,接着排除第一第二,他站在姜眠的卧室:“我要睡这儿。”

    末了补充一句:“我不睡床,打地铺。”

    赶不出去的连锋:“……”

    最后连锋睁只眼闭只眼,他并没让左星平真的睡地上,只是说明:睡床可以,把自己拾掇干净才准上床。

    这可是宝贝女儿的床,左星平不用提醒都会照做。

    他惯会得寸进尺,然后找了个时间,把自己的家当拎过来存在这里。

    这些衣服是宝贝女儿给他买的,价格不便宜,他之前已经莫名其妙丢了两件,实在舍不得再丢。

    姜眠还在纸袋里发现一叠剪好的小纸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

    看着小纸人,陷入沉思。

    今天她微信上收到祁晏书发来的消息:【出了点意外情况,是好事,无需担心。】

    或许他们在禁地里遇到什么机缘,姜眠只能按下担忧。

    “想你左爸爸了?”冷不丁身后传来声音,姜眠回头,刑警爹换了身干净的衣服,颈间搭着条毛巾,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近四十的人。

    姜眠边欣赏刑警爹的帅气,边把小纸人放回纸袋,求生欲使她摇头。

    连锋不置可否。

    为了转移刑警爹的注意力,姜眠道:“爸爸,那位陈阿姨有没有再找你呀?”

    连锋:“……”

    他作势抬手,姜眠嘻嘻一笑,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

    连锋眼中的笑意氤氲开来。

    ——

    江奶奶频频往厨房外看,催帮忙打下手的孙子:“序年,你快去看看,这叔侄俩怎么还不过来。”

    江序年无奈:“连警官刚下班,总得回家,您看着锅,别糊了。”

    江奶奶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热情。”

    江序年沉默,要他放鞭炮才能体现热情吗。

    江奶奶又看到桌上放的礼品,开始念叨:“眠眠是个小姑娘,你怎么能让她掏钱买东西,你也真是,亏你还是老师,这像话吗。”

    江序年:“……我等下让她拿回去。”

    江奶奶:“哪有让拿回去的,会显得我们嫌弃人家送的礼品不好。”

    江序年:“……”

    他决定不说话,多说多错。

    江奶奶却不放过他:“对了,一休到学校怎么样,他身体还行吧。”

    “活蹦乱跳的,好着呢。”

    “那就好。”江奶奶看他,“你今年都快二十七了,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女朋友回来。”

    江序年面无表情的放下手中的菜:“门铃响了。”

    江奶奶放下孙子的终身大事,催他:“快去开门。”

    不用她说,江教授已经快速出得厨房,迫不及待的打开门。

    门开的一瞬间,姜眠挑眉,这位向来很淡定的江教授在看他们时,十分热情的说:“快请进。”

    姜眠怀疑的看了两眼,这才和刑警爹进屋。

    老太太见到他们,高兴的很,把手中锅铲舞的飞快:“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

    等菜上齐,江奶奶拉着姜眠,一个劲的夸,这孩子长的讨喜,性格又好,她喜欢的很。

    又当着连锋的面,再次让江序年对姜眠放水。

    然后重点来了,老太太叹气道:“我家这个孙子啊,快二十七了都不给我领个孙媳妇回来。小连,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得有个人照顾。”

    又转向姜眠:“眠眠,你不介意你叔给你找个婶婶吧。”

    姜眠见她爹面无表情的模样,低头狂喝饮料,憋笑着摇头。

    “老太婆活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哪天就去了,就想你们好好的。”江奶奶说,“我有个小姐妹,她有个小女儿,在国外当警察,跟你一样,为了工作为了职责耽误自己,今年三十一还没结婚。”

    “最近她回国了,估摸着会在国内任职,说不定你们俩以后会是同事,要不老太婆做主,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连锋:“……”

    姜眠的脚忽然被踢了下,抬头,接到刑警爹看过来的眼神。

    父女俩对视。

    下一秒,连锋手中的筷子掉在桌上,趴在桌上,姜眠起身:“江奶奶,叔叔醉了,我先扶他回去。”

    老太太不疑有他,面露担忧,指挥江序年:“序年快搭把手,我去煮醒酒汤。”

    “不用不用。”姜眠对着江序年眨了下眼睛,后者明白过来,拦着老太太,“奶奶,您忙一晚上了,去歇着,我来。”

    ……

    回到家,姜眠关上门,按开灯,晕过去的刑警爹睁开眼睛,姜眠扑哧一声笑了。

    连锋倚在墙边,屈指在她头上轻敲,无奈道:“笑什么笑。”

    姜眠扶着他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递给他:“爸爸,江奶奶说的那位阿姨听起来不错哦。”

    连锋喝了几杯酒,这酒是江奶奶自己酿的,后劲足,加上这段时间累的厉害,倒真有些晕。

    他接过水喝了口,倚在沙发上,凝视着姜眠。

    眼前的女儿一会儿是小时候趴在他怀里的模样,一会儿是长大后挨在他身边的模样。

    连锋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

    这是他的女儿,是他的骨血。

    他笑了笑,说:“我有你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