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 > 第213章

第213章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最新章节!

    第213章

    213:

    祁晏书返回祁家,没有住在祁家老宅,而是住进蓝园的那套别墅,姜眠之前和祁晏书联系时,知道地址。

    她将车库里那辆搁置的跑车开出来,以最快的速度赶至蓝园。

    罗家乐说,师父此刻正在昏睡。

    从上周开始,祁晏书每天会昏睡一段时间,罗家乐担心他的身体,趁他昏睡时,请了医生来检查,结果医生一靠近祁晏书,后者突然睁开眼。

    面对祁晏书的目光,医生被吓了一跳,随后祁晏书给了医生酬金,让医生离开。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淡漠的视线投向罗家乐。

    罗家乐后背冷汗直冒,嗫嚅着不敢说话。

    “罢了。”祁晏书说了句,“不用担心,但不可有下次。”

    罗家乐重重点头,然而祁晏书越是如此,他心中的不安越深。

    ……

    姜眠很快到达蓝园,由罗家乐出来将她引进去,路上,罗家乐紧张的对姜眠道:“姜小姐,先生醒来看到你,你千万不要说是我叫你过来的,他若知道是我擅作主张,肯定会把我辞了。”

    事实上之前祁晏书就准备把他辞了,给了他一笔非常丰厚的工资。

    罗家乐自是没有答应,祁晏书也没勉强他。

    “我知道。”姜眠点头。

    祁晏书的卧室在二楼,姜眠拧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躺在床上的祁晏书,而是墙上挂着的,过年时她送给师父的那把木剑。

    走到床边,姜眠眉头一皱。

    祁晏书安静的躺着,面色红润,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唯有一点露了端倪——唇色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与红润的脸色对比,反倒显得诡异。

    问题就在这里,祁晏书除了面色诡异了些,姜眠没有看出任何问题,她坐在床边,轻轻将手搭在祁晏书手上,后者睫毛忽然抖了下。

    姜眠以为他会醒,但什么也没有,仿佛她刚才看到的是错觉。

    姜眠其实知道,自从师父恢复记忆后,对她隐瞒了很多事情,她不介意,每个人都有秘密,四个爸爸还光明正大的瞒着她身世的事呢。

    再者,他们现在在这个以书撰写的凡人世界,开启新的人生。

    她有家人有朋友,师父也一样,过往的那些都不重要了,她只需要过好当下就行。

    师父也是这么对她说的,现在她才发现,师父希望她过好当下,但他自己似乎并不这么想。

    姜眠抿了抿唇,眉心处的拢度更深了些。

    她从来没有了解过师父,在修仙世界中,师父一直护着她,教她修炼,教她做人。

    而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在他陨落后,拼了命的为他报仇。

    姜眠眼中掠过恍惚:每一个修道者为了与天斗与命斗,拼尽全力修炼,只为飞升,如此方可与天地同寿。

    修仙世界中的师父虽然很强,可她没有感受到师父那颗想要飞升的渴望。

    他永远淡淡的,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看不懂,哪怕到现在她依然看不懂。

    “师父。”姜眠叹了口气,想说什么,余光忽然掠过一侧的墙面。

    她站起来,走过去,墙面上有一个淡淡的特殊符号,歪歪扭扭,像个小人在在跳舞。

    姜眠怔住,这个符号……是她在修仙世界中自创的。

    她和师父出去历练时,有天做了个梦,梦里她一直不停追跑,好像在寻找什么,又好像丢了重要的东西,心里特别恐慌,以至于醒来时也惧怕不已,满脸泪痕。

    师父从隔壁房间过来,听她讲完梦的内容,什么也没说,只是柔声安抚她,守在她身边,让她重新入睡。

    姜眠记得,那时她拉着师父的袖子,说了句:“师父,你以后会不要我吗?”

    她害怕师父发现她不是原来的小姜眠,怕他知道真相,认为是她害死原来的小姜眠,从而恨她入骨。

    师父摸了摸她的头发,眼中是她看不懂的情绪,只知道他笑的很温柔:“不会,永远不会。”

    第二天她突发奇想,幼稚的自创一个图案,表示如果以后师父不要她了,她就把这个图案拿出来,示意师父说话算话。

    那年的姜眠,十岁,刚到修仙世界两年。

    从鲤鱼精变成人,两年。

    也就是说,她成为人的年龄,只有两岁。

    ……

    姜眠几乎已经忘了这个图案,此时看到,埋在深处的记忆纷至沓来,她下意识抬手,抚上符号。

    一种特殊的感觉自手心传来,似乎是在契合,又似乎是在试探,却很温柔,没有任何恶意。

    这是一道禁制。

    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下一秒,一道柔和的白光掠过,紧接着眼前的墙发生变化——这不是墙,而是一道隐形的门。

    门开了。

    姜眠愣了下:这个禁制对她不设防,刚才的异样触感,是在确认她的身份。

    她默默地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回头,看向床上的祁晏书。

    师父设置这样一个隐秘的门,说明里面的空间于他来说是私密性的,理智告诉她,不应该随便乱闯师父的地方,不尊重。

    但冥冥中有个声音催促她:进去。

    片刻后,姜眠推开门走了进去,门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房间里没有窗户,显得很幽暗,她犹豫了下,凭感觉按开旁边的开关。

    咔哒一声,灯光亮起来,姜眠也看清了房间内的布局,是一个清雅的书房,墙面上挂了些字画。

    最里处是张书桌,上面放满许多宣纸,有些飘散在地上,姜眠正好踩着一张,她弯腰捡起来,翻过来一看,瞳孔骤缩。

    画上的人是她,修仙世界的她。

    姜眠竟不知道师父的画技如此之好,居然把她画的栩栩如生,仿佛照相机照下来再打印出来。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张画里的衣着,分明是她在修仙世界,重伤成为凡人,在凡人村落养伤的模样。

    怎么会……

    姜眠拿着画纸的手在抖:那个时候,师父不是已经陨落了吗,她受重伤,正是被杀害师父的仇人所伤。

    后来村里的人全都死了,包括医者,知道这件事、见过她那时模样的只有她自己。

    师父为什么会画出来?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姜眠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眼前出现一层迷雾,却又有一双无形的手将迷雾拨开,让她即将窥见不为人知的真相。

    她奔向书桌,每一张宣纸上画的都是她,小时候的她,长大后的她,重伤的她,与人搏命的她……她一张张揭开,剩下最后一张。

    那是一个鱼缸,里面游弋着一条红鲤鱼,而在鲤鱼身后,趴着一只螃蟹,举着狰狞的鳌钳,夹着红鲤鱼的尾巴。

    红鲤鱼的眼睛里透着忿忿,好似在说:怎么被这家伙夹住尾巴了呢。

    轰的一声,有什么声音在姜眠脑子里炸开,她噔噔往后退了几步,撞到身后的书架,一本书落了下来。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从画转向书。

    那是一本封页泛黄的书,上面的字迹晕染,几乎看不清,可姜眠还是认了出来。

    她刚刚穿过来时,得到这个世界的意识传输,知道自己穿进一本书中,而这本书的名字叫:《千金记》

    等熟知书中内容后,姜眠还在心里吐槽过,这么正经的名字,内容却十足狗血,原书作者更是亲妈中的亲妈,只要是和女主关欣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

    所以,为什么书中世界,会出现原著小说,并且还出现在师父的书房里。

    姜眠看着书的名字,一瞬间有些后悔,她不应该来的,就算来了,她也不应该进来。

    信息量太大,姜眠有些缓不过来,脑子嗡嗡乱成一团麻线,她拼命想理出一个线头。

    然而越是如此,脑中的信息越是混乱,甚至已经开始出现嗡鸣声,体内的灵力也失控的在体内乱蹿。

    姜眠倏然回神,深吸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她勒令自己冷静下来。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无论是什么原因,她既然出现在这里,看到这些,离真相这么的,她有资格把所有事情了解清楚。

    姜眠捡起泛黄的书,指尖一动,就要翻开。

    “眠眠。”下一秒,门口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带着叹息,“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姜眠手一抖,书落在地上,但她并没有被抓包的惊慌,抬头直视祁晏书,两人目光相对。

    她面上的震惊和茫然,均被他收入眼中。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看到祁晏书,姜眠脑海里闪过桌上的那些画,她随手捡起一张她在凡人村落的画,“为什么你会……”

    祁晏书走进来,目光落在画像上,良久,他伸手拿过,答非所问:“这个地方,本来是想等我走后,再留给你,不想你今日寻来,倒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师父?”不知为何,祁晏书这句话说出来后,姜眠心内升起一股巨大的不安。

    祁晏书抬手,伸至半空,又收了回去,绕过书桌,不慌不忙的将所有画一一整理好,顺理也将地上的书捡起来。

    姜眠心急如焚,忍不住再次出声:“师父!”

    祁晏书顿了顿,柔声道:“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他这么坦然,姜眠一时反倒不该问什么,踌躇了下,她咬着唇问:“离厌……是你?”

    医者的名字叫离厌。

    那时她整天处于刀山火海中,意识一直不清楚,偶尔有一丝清楚时,会听到村中的人叫医者离大夫,后者才知道,他叫离厌。

    迎着她的视线,祁晏书点头:“是我。”

    “为什么。”姜眠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