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炮台法师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小子,别不识好歹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小子,别不识好歹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炮台法师最新章节!

    “滴滴~~吱吱~~唧唧~~”

    罗兰正在专注地用小提琴制造‘噪音’。

    声音或如锯木,或如鼠鸣,又或者如尖叫,无论怎么变化,都有共同点,那就是‘刺耳’。

    如果罗兰在密闭房间里练习也就算了,偏偏他站在别墅顶层的露台上,声音传出,方圆五十米内,都能听一清二楚。

    噪音让人抓耳挠腮地难受,恨不得将噪音制造者抓起来,揍地满地找牙。

    半小时后,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不是别人,正是大水术师丹迪拉雅。

    “罗兰,滚回房间练去!”声音是楼下传上来的。

    罗兰走到露台边,循声往下看,就发现一个大泳池。泳池中央,丹迪拉雅大字型飘在水面上,虽然她身上裹着一层浓郁的白色水雾,看不清要害,但显露白雾外的小腿和手臂,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

    看了一眼,罗兰立马收回目光,心中暗叹:“丹迪拉雅竟有这样的爱好,难怪阿克特意提醒我,让我不要失礼。”

    不过话说回来,大清早地就飘在泳池里,真是相当的奇葩,或许这是鲸人独有的生活习惯吧。

    至于丹迪拉雅的要求,罗兰可不想简单的答应:“大师,我在房间里练了3天了,憋的狠,只想出来透透气。”

    3天里,他在思维实验室煎熬了近400个小时,耳朵都快被折腾废了。

    这份折磨,不能让他一个人受了,尤其是这事的始作俑者丹迪拉雅,怎么也该体会体会他的痛苦。

    他这边话音落下不到3秒,泳池中就传来‘哗啦’一声响,一道水柱直冲上天,在空中转了一道弯后,直直朝罗兰砸下来。

    罗兰吓了一跳,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念头。

    “嘶,不会吧,这点小事,丹迪拉雅就要对我动粗?”

    “这是什么法术?怎么发动起来一点征兆都没有?”

    念头未落,粗大的水柱已经冲到罗兰脑袋上方3米处,忽然‘砰’地一下炸开,化作一个巨大的气泡,将整个露台裹了个严严实实。

    “你就在露台好好练吧。”丹迪拉雅的声音响起来。

    罗兰暗暗骇然:‘大水术师果然不是白叫的,控水的手段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

    没法,他只能继续拉小提琴。

    前半个小时,是纯粹的噪音,但随着时间流逝,偶尔也会冒出一两声悦耳清亮的声音,等到中午时分时,罗兰的琴声中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旋律。

    虽然这些旋律持续的时间不长,小提琴的音色绝对算不上优美,对音准的把握也相当差,但总算能听出个调了。

    “哗啦~~”

    露台上的水泡突然破碎,化作一团白色水雾消失不见,而后泳池中又涌起一根水柱,柱子上方托举着一身深蓝长裙的大法师丹迪拉雅。

    她冲罗兰点头赞许:“虽然仍旧不堪入耳,但进步比我预料的快多了。看来这3天,你的确认真练习了。”

    罗兰先行法师礼,一脸肃然:“既然已经许下承诺,我当然要尽力完成。”

    丹迪拉雅深深看了罗兰一眼,淡淡一笑:“你没敷衍我就好。”

    “哗啦~”

    水柱一转,托着她转身走了。

    罗兰微松了口气,丹迪拉雅这关是过了,接下来,他应该可以在别墅中自由走动了。

    现在是中午,仆从已经将午餐送来了,罗兰暂停练习,填饱肚子后,他也没急着出门,而是继续在露台上练习。

    这一练,就到了下午4点。

    按照战斗法师的训练课程,这会儿娜娜差不多下课了,不久之后,她就会被马车接到音乐室练琴。

    到时候,鲸人阿尔瓦肯定会出现,如果娜娜害怕的人真是他的话,两人应该会有互动。他只要在旁边仔细观察,肯定能发现异常的端倪。

    这么想着,罗兰拎着小提琴出了房间,侍从阿克果然不在门外。

    他快步朝别墅二楼的音乐室走去。

    当他沿着走廊走到二楼的时候,走过走廊窗户,正好看见别墅区门口驶来一辆蓝顶白身的马车,那正是丹迪拉雅的座驾之一。

    “娜娜应该到了。”罗兰加快脚步。

    不一会儿,他到了音乐室门口,门大开着,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摆着各种各样的乐器。

    房间里已经有五六个人了,从衣着打扮看,全都是法师,他们有的在摆弄曲谱,有的在调试手里的乐器,还有的就单纯在闲聊。

    这些人见到罗兰进来,顿时停下手头动作,抬头看了过来。

    罗兰按着小提琴手的礼节,一手拎着小提琴,另一手拿着琴弓,展开双臂,微微一屈膝:“诸位安好,我是小提琴手罗兰.明斯特。”

    他话刚说完,就有人‘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坐在架子鼓后面的一个金发青年笑着问道:“折磨我们一天的锯木声,就是你拉出来的吧?”

    罗兰也不恼,他朝窗边一个座位走去:“抱歉抱歉,我是初学者,水平有限。白天打扰各位了。”

    另一个手拿竖笛的棕发姑娘摊了摊手:“你也不需妄自菲薄,上午的确是打扰,但到了下午,声音就不那么刺耳了。”

    “多谢夸奖。”罗兰到了窗边,正准备坐下,之前那金发鼓手立即开口:“停~别动!”

    “怎么了?”罗兰奇道。

    “那是阿尔瓦的座位,他每天都坐在那。”金发鼓手解释道。

    “噢~原来是这样。”罗兰恍然,沉吟几秒后,他一屁股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反正他又不在,我坐会儿也无妨。”

    那吹笛的棕发姑娘急忙提醒:“如果我是你,会另选座位。阿尔瓦少爷有洁癖,他不喜欢别人坐他的位置。”

    “唔~恰好我也有洁癖。我们俩都是干净的,谁也玷污不了谁,哈哈。”罗兰脸上笑眯眯地,屁股生了根,坐着一动不动。

    棕发姑娘见罗兰不听,也不再劝:“随你的便吧。”

    罗兰安坐在椅子上,开始装着调试琴弦,神态很是放松,但实际上,他密切观察着身边人的反应。

    音乐室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暗暗撇嘴,有的脸上还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

    罗兰将这些人的表现一一看在眼里,心中暗道:“不知道阿瓦尔少爷发现自己位置被占,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阿尔瓦没有让他久等,大约十分钟后,音乐室门外走廊中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从声音分辨,有两个人走过来。

    其中一个脚步声轻盈快速,是娜娜,另一个绵软而沉稳,和3天前阿尔瓦少爷一模一样。

    罗兰依旧低头调弦,似乎什么都没听见。

    十几秒后,两个人出现在音乐室门口,走在前面的就是鲸人阿尔瓦,后面的是娜娜。

    罗兰抬头瞅了眼娜娜,发现她神情越发憔悴,原本白净光洁的脸庞上,多了一丝晦暗的气息,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种厄运诅咒似的。

    娜娜见到罗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罗兰很快就低下头,她也便没有说话。

    至于鲸人阿尔瓦,他一进门就看到了罗兰,当他发现罗兰坐的位置后,他眉头瞬间皱紧,大步就朝罗兰走了过来。

    罗兰只当没发现,仍旧低头调琴。

    几秒后,阿尔瓦到了罗兰身前,他停下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罗兰:“年轻人,我想你坐错了地方。”

    罗兰一脸‘迷惑’:“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他心中有些奇怪,因为这一次阿尔瓦靠近他时,兜里的白木雕并没有出现异常的震动。

    不过,从过往的情况看,白木雕似乎只会提醒一次,并且需要对方非常靠近他才行,所以目前的情况并不奇怪。

    阿尔瓦自然不知道罗兰想法,他那双墨蓝色的眼珠紧盯着罗兰,伸手指了指罗兰身下的椅子,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个位置,还有这张椅子,是属于我的。”

    罗兰越发‘奇怪’:“都是你的?大师怎么没告诉我这件事?如果真是你的,那这椅子上怎么没写你的名字?呃~这个位置好像也没写你的名字呀?”

    他装模做样地开始在椅子上找名字。

    阿尔瓦脸色飞速变冷,身体周围的水元素气息瞬间变浓了不少:“年轻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的举动已经使我感到十分不悦了。”

    当水元素气息变浓时,罗兰细细感知着对方的力量。

    ‘从法力波动看,他的法力强度应该比我强上40%左右,这是中阶法师的水平。这股水元素波动也不算特别强,比丹迪拉雅大师差了老大一截。不过,力量气息还算纯粹,并没有包含黑暗力量.......当然,这有可能是对方隐藏的好。’

    就在罗兰思索时,阿尔瓦加重声音:“你耳聋了吗?!”

    罗兰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他耸了耸肩,站起身道:“行吧行吧,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位置,我就把它还给你。”

    阿尔瓦看了眼椅子,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冷笑道:“年轻人,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姑姑的贵客,你现在已经躺在地上,被抬出这间房间了。”

    罗兰心中一动:‘唔~性格这么跋扈吗?这样的性格,娜娜和他呆一块,肯定快活不起来。’

    他又转头看了眼娜娜,就见娜娜满脸担忧,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悄悄往门边指,正示意罗兰赶快离开。

    没想,娜娜的动作也被阿尔瓦发现了,他哈哈笑道:“娜娜~他是朋友吧。”

    娜娜脸色一白,强笑道:“是的,他是我朋友。阿尔瓦少爷,不要为难他,好吗?”

    阿尔瓦哈哈一笑:“既然是你朋友,那我就原谅他的无礼。”

    娜娜松了口气:“感谢您的仁慈,阿尔瓦少爷。”

    阿尔瓦冲罗兰道:“嗨,小子,赶紧滚吧,别让我在音乐室再看到你。下一次,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到了现在,罗兰要是还没弄清情况,他就是瞎子了。

    阿尔瓦必定是对娜娜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他甚至有可能用言语威胁过娜娜。而娜娜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之女,地位和阿尔瓦天差地别,根本无法抗拒,只能和他虚与委蛇。

    也罢,他今天就替娜娜把这麻烦给解决了。

    他身体一顿,似乎被‘激怒’了,转头怒视着阿尔瓦,冷声道:“小子,别不知好歹。我让你是因为谦逊的美德,绝非怯懦!”

    这话一出,音乐室里的人立即都停下手头的动作,抬头注视着两人。

    娜娜瞪圆了眼睛,一脸骇然。

    之前那棕法少女用手捂着嘴,满脸惊讶。

    那金发青年也被吓一跳,手中的鼓槌落下来,正好砸在鼓面上,发出‘咚’地一声,彷如开战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