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都市之生而为王 > 第八百四十六章 存在无尽岁月的宫殿!

第八百四十六章 存在无尽岁月的宫殿!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都市之生而为王最新章节!

    寝宫,寂静无声。

    白玉京与冥,隔着十米的距离,面对面盘膝而坐。

    轻风吹拂,白纱摇曳不休。

    “何必呢。”

    老疯子似乎有些感叹。

    白玉京淡淡道:“逃避了这么多年,何必呢。”

    “我不是你。”

    “我也不是你。”

    “何必呢?”

    “为了神国。”

    莫名其妙的对话,让人听不懂。

    或许只有他们二人才会懂得。

    “我看好徐牧天。”

    “我也看好。”

    “他想除你而后快。”

    “那得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他有。”

    “他不会。”

    “真相是残酷的。”

    “一切磨难都是修行。”

    二人的对话又变得让人听不懂起来。

    良久,老疯子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他起身,离开。

    “我走了。”

    “走不了。”

    “真那么重要?”

    “很重要。”

    “什么时候让位?”

    “不让了。”

    “哦?”

    “天机不适合。”

    “那谁适合?”

    “徐牧天。”

    “哈哈哈……”

    还是让人一头雾水的对话,伴随着一阵莫名其妙的大笑。

    偌大神都,恢复了热闹与喧嚣。

    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走夫贩卒吆喝不断,车水马龙里,声乐并起。

    各行各业,似乎迎来春天。

    久违的繁华景象,回来了。

    夺嫡之争已经结束,神帝归来。

    笼罩神都上空的阴云尽散,蓝天白云,让人心情愉悦而畅快。

    哪怕遂迦族依旧在远处肆虐,哪怕苦难者越来越多,对神都的人来说,都不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问题。

    白玉京,早就已经是神国百姓们心中的精神象征。

    有他在,没意外。

    只是,十三太子白玄机,从此成了一个没有人提起的名字。

    这是忌讳。

    仿佛神国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

    一处繁华的街道,一个杵着拐杖的男人,他面目全非,伤痕累累。

    一瘸一拐走过拐角,看到前方阁楼之上,戏台里,一个抹着红脸的戏子,正咿咿呀呀的唱着:“是非成败转头空,谁看谁称雄?千古岁月尽,不过一场梦……”

    男人笑了笑,目光看向远方。

    “玄机太子,吴剑,告辞。”

    呼呼……

    冰天雪地里,三道身影缓缓前行。

    他们带着蓑笠,走得缓慢。

    风雪太急,似乎迫不及待想要淹没一切。

    但有些事情,无论怎么淹没,都终将会被挣扎着浮现出来。

    白玄机满嘴的胡茬子,一脸颓丧的模样。

    他走得很稳,但任谁都能看出他脚下的虚浮。

    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败得彻底,太彻底。

    白玄机身旁,自然是徐逸和白衣。

    三人从神都以传送法阵逃离,选择了距离北方冰原最近的一处地方,然后,就靠走。

    那冰宫所在之地,并不太平,而是一处天然的绝地凶地。

    一路走来,徐逸和白衣斩杀了不少遂迦族,挖去到的蓝晶,白玄机全都要了过去。

    他渴望强大。

    尽管这些蓝晶对他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可是,他需要这些蓝晶,才能维持他内心虚无缥缈的梦想。

    才能给他一丝丝慰藉。

    当所有的希望和念想都寄托在蓝晶上,这蓝晶就显得更加的沉重,沉重得让白玄机的脚步也更沉重。

    “就在这?”

    半个月后,茫茫冰海,天地一片雪白。

    这种白,让人难受。

    “不对……”

    白玄机双目中泛起茫然。

    他当初就是这么离开的,沿途绘制路线,没有丝毫差错。

    可是再来时,却不对劲。

    徐逸手持牧天枪,冲天而起,再往下急速坠落。

    牧天枪像是钻头一般,挟带着徐逸没入了冰原之下。

    碎屑纷飞。

    短短五个呼吸,徐逸重新出现。

    他面容冰冷:“什么都没有。”

    “我不知道……”

    白玄机艰涩开口:“当时我离开的时候明明……”

    “不怪你。”

    徐逸没等白玄机说完,摇了摇头,看向白衣。

    白衣点头。

    二人一起掐诀,食指和无名指彼此碰撞,光芒璀璨中,弥漫天地的白色,突然就有了其他的光彩。

    “破!”

    白衣娇咤一声,一个漆黑的洞,凭空浮现。

    二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踏入进去。

    白玄机不敢迟疑,连忙跟上。

    三人消失后不久,这个黑洞也消失不见。

    呼呼……

    依旧是冰天雪地,依旧是狂风呼啸。

    不同的是,白玄机的衣袍在刹那间被撕裂出无数伤痕,鲜血立刻侵染,成了血人。

    直到徐逸将护体劲气笼罩他,千刀万剐的感觉才终于消失。

    白玄机浑身发颤。

    他是三品超凡境的强者啊!

    这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连他这个层次的强者,都无法抵挡这如刃的寒风?

    眼前,是犹如冰山地狱一般的场景,一根根尖锐的冰凌斜刺刺的刺出,像是一朵花在绽放。

    狂风无时无刻的席卷,五品超凡境以上强者根本就抵挡不了。

    即便是徐逸和白衣,消耗的劲气也都非常巨大。

    在远方茫茫的冰雪里,隐约可以看到一座雄伟的宫殿。

    “就是那里!不对,不太对劲!”白玄机本来欢呼,但又迟疑了。

    当年如果有这寒风吹拂,他早就被千刀万剐得血肉都不留下了。

    而且那座宫殿,与他当初见到的冰宫,也不太一样。

    顶着狂风,顶着一片片具有侵蚀作用的雪花,三人艰难前行。

    “凤凰火!”

    白衣身上烈焰席卷,身上的衣服被凤凰霓裳取代。

    惊人的烈焰蔓延,整个天地似乎都快被燃烧起来。

    当然,这是夸张的形容,事实上,凤凰火只弥漫出十米范围,就无法继续。

    徐逸身后,一头朱雀呈现,迎风就涨,浑身燃烧紫色烈焰,双翼一展,就将三人保护起来。

    如此,三人才终于安然无恙的走到了这座雕刻着莫测符文的宫殿前。

    殿门紧闭,上面雕刻的是一个世界的模样。

    而这个世界,白玄机看得极为陌生。

    徐逸和白衣对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抹惊疑。

    这画面呈现的,不是现在,而是无尽岁月以前,兽族文明主宰龙陆的时代。

    宫殿……从那时候就已经存在!

    白衣问:“还进去么?”

    徐逸点头:“里面如果真有封印晶石,哪怕有神灵在,也要闯一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