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中文网 > 踏天争仙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迷惘

第五百八十五章 迷惘

作者:三生万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六中文网 www.16zw.com,最快更新踏天争仙最新章节!

    眼瞅着下面五个皇帝的是军队彼此厮杀,鲜血和肉化为泥泞。

    方荡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养蛊,将剧毒的蛊虫丢在一个蛊盅内,任由他们自相残杀!活下来的,就是最强悍的存在。

    对于方荡来说,这些凡人厮杀虽然会损失不少人命,但最终活下来的都将是最强大的存在,他们身体强壮,注定能够给方荡提供更多的生机之力,甚至一个抵得上三四个,那些无用的老弱都将在战争中腐朽,对于方荡来说,能够给方荡减轻很大的负担,毕竟城池容量有限,十万人口就是上线了。怎么样使得十万人口的城池产出更多的信仰之力,现在应该是方荡首先考虑的事情。

    不过,虽然明白怎么样做能够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但方荡就是无法站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脚下的凡人厮杀不休,若这一切不是因为他方荡将四座城池的人全部塞进了一座城池中的话,方荡肯定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凡人打架,全都死了,方荡也不会看上一眼,但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自己的时候,方荡就无法袖手旁观了。方荡还在这些凡人之中发现了不少的修道种子,这些修士一个个修为虽然不能和丹士比较,但也达到了强筋铸骨的境界,他们卡在修士境界上无法更进一步,更多的是因为这一界没有天劫。而方荡可以赐予他们成就金丹的天劫,也就是说,这些丹士将成为方荡手下的战士,当然,有个前提,那就是这些丹士得先成为方荡的信徒才成。

    吼!

    城中的军队百姓厮杀在一起,被这陡然爆发出来的一声巨吼吓得顿时停住了动作,不停不行,整个城池都在剧烈的抖动,哪些年久失修的墙壁纷纷倒塌。

    这是天怒!

    所有的凡人都惊骇的望向那吼声来源之处。

    天空中一道光轮绽放出道道光华,与地面上的那座诛妖大仙的雕像的光轮交相辉映。

    方荡伸出手来,在空中横着一划,地面上的城池立时开始晃动起来,被一分为二,随着方荡竖着又是一划,整座城池被切割成四块,随即将,这座能够容纳十万人口的大城开始彼此分离。

    四块城池碎片越离越远,方荡的这座山河级别的空间之宝内中的空间巨大,四块城池碎片越离越远,最终,彼此再也无法看到对方,四块城池最终被挪移到了天书天地的最边缘,彼此之间,又生出一座座连绵的大山,但这大山并不能完全阻隔这些凡人的脚步,方荡很清楚,有竞争才能使得凡人进步,如果方荡将凡人们给保护起来,那么和养猪又有什么区别?

    最终方荡的那尊铁级雕像咚的一声落在了四座城池的最中间,也就是一座高山的山巅上,方荡的雕像上绽放出一道道的光圈,慢慢晕染整个天书天地中的世界。

    方荡从始至终未发一言,但却在一众凡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不管是恐惧也好,仇恨也罢,总之,这些人们都知道了,他们为何来这里,是谁将他们从原本的家园之中带到了这里,是谁使得他们彼此仇杀,又一指切城,翻手造山,将他们彻底分开,结束了战争。

    信仰随着畏惧一同到来,但畏惧却并不一定都会转变成信仰,至少现在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人对于诛妖大仙的仇恨多过了畏惧。

    原本过得安安稳稳的日子,就算土地贫瘠点,吃不饱穿不暖,但不至于为此丢了性命,一家人整整齐齐,而就在不久之前的诸国大战中,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亲人死去,这样的仇恨在,他们如何能够将那个把他们抓到这里来的家伙当成是膜拜的对象?

    在他们眼中,诛妖大仙就是个大魔头!

    这或许是方荡始料未及的。

    方荡看着下面的四座城市碎片,看着碎片上的斑斑血迹,陷入沉思之中,一将功成万骨枯或许就是这个意思。

    方荡的脑海光轮之中,一座座的七级黑浮屠轰然钻出,将黑光轮上的地方全部挤满,随后七级汇聚变成八级黑浮屠,八级汇聚变成九级黑浮屠。

    那被方荡压制下去的声音再次响起:“嘿嘿嘿嘿,我又回来了,方荡,我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就回来,方荡,你杀了好多的人啊!”

    方荡没有理会九级黑浮屠中传来的叫嚣,看向那尊佛像,想要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此时那佛像张开双目,“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使错!”

    方荡微微皱眉,整个人都沉寂下来,世界对于方荡来说,已经远去,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思索着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要思索什么的事情。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佛像说出这句话后,就重新闭上双目。

    石头右卫和陈娥出现在方荡身边,陈娥关切的看着方荡,此时的方荡双目紧闭,呼吸都停止了,完全没有了任何生命的迹象,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一块石头。

    陈娥担忧的道:“这是怎么了?”

    石头右卫也是忧心忡忡,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他虽然寿元悠久,但对于方荡此时的这个模样,却也没有什么了解。

    一个老头此时出现在石头右卫的身后,开口道:“这是入定,方荡现在一定是陷入了某种自己想不明白的状态中,如果他一直想不明白的话,那么,他就会一直这样下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五百年,直到耗尽寿元直到变成一块顽石为止。”

    鬼叟在修行上的见识,远远超过石头右卫,他的话,就是权威。

    陈娥惊诧的道:“方荡在和心魔作斗争?”

    鬼叟摇了摇头道:“并不能说是在和心魔作斗争,确切的说,是方荡在和迷茫作斗争,此时的方荡应该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更不知道自己有些事情做得究竟是对还是错。”

    “那怎么办?不如我想办法叫醒他?”陈娥焦急的问道。

    鬼叟摇了摇头道:“丹士这条路,谁都帮不上忙,最终要靠的还是自己,丫头,你最好不要吵到他,并且不要叫任何人吵到他,他这个时候最脆弱,这件事如果他想不明白就被你叫醒的话,那么他的修为将永远卡在当前的境界,不,丹士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他若是不能前进,那么就一定会不断后退。”鬼叟一脸郑重的说道。

    陈娥当即发出号令,六十多位丹士从四面八方飞来,最终都围绕在方荡身周围,他们开始给方荡护法。

    方荡此时陷身在一团迷雾之中,在这迷雾里面,有金戈铁马的厮杀声,也有婴儿的哭泣声,失去亲人的悲鸣,还有地动山摇,暴雨倾盆迷雾之中,方荡只能听到数不尽的声音,却什么都看不到。

    方荡知道,这一切都因他而起,他是这一切的源头。

    错了么?

    对了么?

    迷雾越来越大,方荡陷入迷雾之中,四周之剩下白茫茫的一片,世界……越来越远……

    “虚伪……虚伪……”

    “虚伪……虚伪……”

    忽然迷雾之中响起一个个声音,这些声音都在谴责嘲笑方荡。

    “你想要力量,将凡人们聚集在一起,任由他们自相残杀就是,活下来的将会给你更多的更强大的力量,但你却一指分城,留下那些老弱妇孺,只会叫你得到的力量越来越少。你即想要力量,又不愿意沾上血腥,你说你虚不虚伪?”

    方荡听着四周传来的声音,眉头微微皱起,他没有辩解,他也无需辩解,因为那声音来自方荡的本心深处。

    方荡从未如此迷惘,四周的白雾越来越沉重了……陷入其中的方荡越发孤独无助。

    三浊世。

    漆黑的夜晚,浓云遍布,隐隐的有雷声传来。

    洪靖被天雷惊醒,随后洪靖双目都开始变直了……

    洪靖扭头看向那个只有不到三岁的孩子,此时方寻父睡得正香,他白天努力修炼,一刻不得休息,只有晚上这个时候,他才能放心的睡觉。

    洪靖将被子给寻父好好的整理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来,披着轻纱,缓缓走出房间。

    房间外,暴雨如注,雷霆越来越大,洪靖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空,一道雷霆陡然炸裂,照亮了的天与地。

    也照亮了洪靖的那双充满悲哀的眼睛。

    方回儿从房间中走出来,诧异的抬头看着天空,随后方回儿看到了站在原地发呆的洪靖。

    “我不想走,我不想走!我舍不得寻父,他才只有两岁,我不想走,我不想走……”

    洪靖的声音在暴雨之中声嘶力竭般的响起。

    那暴雨似乎被触怒了,天空好似漏了一样,拼命地砸下来。

    “怎么了?”方回儿不明所以,但却也看出了洪靖的不对头。

    洪靖转身就跑进了房间中。

    鼻青脸肿的方寻父还在憨憨的睡着,似乎做了个不错的梦,以至于小家伙脸上全都是甜甜的笑容,洪靖满眼都是留恋的神情,孩子还太小,叫这么小的一个孩子马上就开始面对数不尽的仇家,洪靖怎么舍得?

    轰,一道巨雷直接轰击在房屋上,洪靖连忙伸手按在孩子身上,将一切声音全都隔绝在外,小家伙依旧还在甜甜的睡着……